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柯王子】基因选择(03)

前文:【1】【2】 

预警:除了基因设定之外和现在没什么区别的“未来剧”,极度OOC。
真正的柯蒂斯一律写作Curtis

03.

巴基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死亡是在八岁,他记得那天是个大晴天,住在同一条街的奶奶在睡梦中悄然死去,刚刚放学的巴基和送葬的队伍擦肩而过,棺木从他身边经过,厚重的黑色在巴基的眼底投下深深的影子,留下永久的印记。

死亡,就是把睡着的人装进大箱子里,这样他就永远不会被打扰。

这是妈妈给自己的解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巴基对此深信不疑。

自从那儿之后,身边一直都有人陆续“睡去”,而巴基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理解着死亡的含义。

巴基一直认为自己被诅咒了,所以死亡才会一直围绕在他身边。

这次在经历了因为无聊想要换一个交通工具去上班,却亲眼目睹了一场自杀之后,巴基就更加肯定这个猜测。

而比起亲眼目睹自杀事件更让巴基不爽的是,他竟然又见到了昨天的男人,明明他花了一夜的时间才下定决心,把昨天的邂逅和怦然心动当做一场梦的。


“巴恩斯先生”山姆无奈的看着公然在警察面前发呆的人,直到对方把视线重新聚焦到自己身上之后,才继续说,“据我所知,你一直是自己开车去工作单位,为什么今天突然乘地铁了?”

“车坏了。”巴基干脆的回答。

半天之后,山姆依旧没有等到除了这句话之外其他的回答,无奈的叹了口气。

真悲催,早知道就答应柯蒂斯由他来负责这个目击证人了。

“那巴恩斯先生,你有注意到死者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山姆换了一个问题。

巴基张了张嘴,但还没等他说话,门口突然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办公室里所有人,包括山姆都好奇的往那边看去,他敏锐的捕捉到了托尼的声音。

“哎?这人还真挺像柯蒂斯的。真的不是兄弟吗?”

山姆的好奇心完完全全被吊了起来,像柯蒂斯的男人?亲兄弟?

巴基看似非常安静的坐在原地,但也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男人真的进来,他们才明白托尼分外吃惊的原因。

实在是太像了!

巴基有一瞬的恍惚,尤其是听到这个人的名字是史蒂夫的时候,他不禁怀疑昨天在咖啡馆里见到的是不是这个男人,而重案组的柯蒂斯只是长得和他相似而已。

但他脸上浓密的胡须却狠狠击碎了这个猜想,没有谁的胡子可以一夜之间长这么长。

巴基自嘲的笑着低下头,再次在心里暗骂自己天真。

很快,男人被推进对面的一间独立办公室,巴基注意到办公室门顶的门牌上写着———柯蒂斯埃弗雷特。

骗子!

巴基低声骂到,这还是昨晚到现在巴基对他的唯一形容,虽然洛基已经在昨夜用更加难听的词语形容过他,但巴基一直没有参与进来。

山姆听到了巴基的话,他好奇的睁大眼睛,眼神在巴基身上和柯蒂斯办公室的方向不断游移,再一联系刚刚柯蒂斯主动要求询问他的表现,山姆恍然大悟。

他是柯蒂斯的恋人??闹别扭了???

自以为窥破事实真相的山姆,使劲的拍了拍巴基的肩膀,决定好好讨好未来的队长夫人。

“我们队长可是世间仅有的好男人。”

巴基的嘴角抽了抽,在心里给山姆贴了一个“妄想症”的标签。


而此时山姆口中的“好男人”正平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刚刚被NYPD送进来的男人。

如果忽略他攥着椅子扶手过分用力的手指的话,Curtis还真的以为他很平静。

看来还是欠训练。

Curtis决定之后要加强史蒂夫这方面的训练,做到临危不乱。

“埃弗雷特先生,这个人涉嫌一起车祸事故,我们局长认为这起事故和你们负责的地铁卧轨有关系,所以我们来移交目击证人。”旁边的小警员说到。在听说Curtis的身份并没有暴露之后,史蒂夫松了口气,连带着握着扶手的力度都松了几分。

小警员在得到史蒂夫的感谢之后回去复命,之后,办公室里只剩下史蒂夫和Curtis两人。

Curtis放松身体,歪歪的坐在椅子上,冲着史蒂夫耸肩。表示——这事儿可跟我没关系。

史蒂夫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和他有关系,即使让史蒂夫在“本拉登还活着”和“Curtis是个坏人”上做出选择,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毕竟,他可是帮助自己实现梦想的人啊。

“怎么回事?”史蒂夫问。

Curtis直起身子,史蒂夫发现仅仅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Curtis的气质就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他身上的随意的感觉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史蒂夫从未感受过的肃杀。

史蒂夫感觉自己正和黑帮教父谈判。

但仅仅是数秒,Curtis就收起了这种气质,对着史蒂夫笑。

“抱歉,下意识的变成在雪国和警察谈判时候的样子了。”Curtis解释道。

史蒂夫表示自己无所谓,他更在意的是Curtis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和凶杀案扯上关系。

Curtis也很无奈。

好久不出门,一出门就碰到个大惊喜。


“奥布莱恩先生,至少有十个人亲眼目击了是你把死者推向了马路中间。”托尼随意的靠着椅子,右腿向前翘起想要把它搭在桌子上,在因为腿不够长而滑下来之后尴尬的咳嗽一声,正经坐好。

腿长的都应该被锯掉一截。托尼暗搓搓的在心里诅咒那些腿长的人。

被审问的奥布莱恩可没有空闲去关注托尼刚刚的行为,他似乎完全被恐惧所包围,半缩在椅子里,微微颤抖着。

“我发誓我没有推她!!”他刚开始是微微呢喃,随即转为大喊,“我发誓!!我就像是不受控制了····”他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喊到,“一定是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一定是对我做了什么。”

男人?

托尼翘起二郎腿,略微思索了一下。

那个“史蒂夫罗杰斯”?

无论是谁在第一眼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感觉————这男人和柯蒂斯像的惊人。据说第一时间到达的NYPD甚至直接把他认成了柯蒂斯。

托尼也不例外,在男人踏进来的一瞬间,托尼也有些晃神。

男人的脚步稳健,踩在地上的每一步似乎都有震慑人心的力量。但很快,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托尼就发现了他和柯蒂斯的区别————柯蒂斯身上也有某种类似的气质,但却与男人分外不同。

就像起义方和防守方。

多亏了小爷我见多识广,不然还真被唬住了。

“我们并没有在你身上检查出任何药物以及其他的作用。”托尼又换了一条腿,椅子好硌,明天投钱换一批椅子。托尼·享乐主义·有钱人·史塔克在心里拍板。

听到这句话之后,奥布莱恩本就苍白的脸色更白了几分,他又往椅子里缩了几分,似乎想要把自己藏起来。

托尼轻轻叹气,挥手让人把他先关押起来。他是不相信这个男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但“相信”这个词汇在法庭上从没有任何意义。

托尼伸了个懒腰,看到屋子斜对角的山姆负责询问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正准备离开。男人的眼睛很大,在眼波流转间,似乎可以看见有淡淡的光芒在闪烁。这句话是韦德威尔森和别人调情时总说的一句话,曾被重案组集体评为“史上最恶心的情话”。

但现在托尼似乎有些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了,也许,当初那小子当初这么形容我也是有理由的?

托尼按捺住掏镜子看看自己的冲动 ,正想去问问山姆现在的情况,柯蒂斯办公室的门开了。

(注:以下均为托尼视角~)

柯蒂斯和“史蒂夫”走了出来,而刚刚走到办公室门口的“大眼睛”猛地顿住脚步,用控诉的眼神瞪了柯蒂斯一阵儿,然后在想快步离开的时候被柯蒂斯拽住胳膊。

“巴基,你听我解释。”柯蒂斯连忙说。

托尼托腮,呀,有好戏看了。

“你给我撒开你的爪子!”一声咆哮从门口传来,托尼看过去。

那里正站着一个男人,一身黑衣,略长的黑发垂在肩头,目光正死死地盯着柯蒂斯放在巴基胳膊上的手。

“再不放开,我就把它剁了。”他又说。

托尼捧脸,呀,越来越精彩了,三角恋啊。

还没等柯蒂斯做反应,站在旁边的“史蒂夫”冷笑了一声,随着这声冷笑,房间的温度似乎都降低了几度。

“你可以试试,看看是谁把谁的爪子剁下来。”

托尼激动的站起来,决定靠近一点看戏,四角了哎!会不会有第五个人?他随意的想,然后否定了这个猜想,哪里有那么多的人牵涉进来。

“洛基,你怎么来了?”巴基挣开柯蒂斯的手,靠近洛基。然后被洛基拽到旁边用身躯挡住,托尼莫名想到了护着小鸡宝宝的鸡妈妈。

柯蒂斯看着快要哭出来了,他愣愣的看着空荡荡的手,难过的低下头。从没见过柯蒂斯这个表情的托尼,决定回头捡捡掉落在地上的三观,好好黏一黏。

“史蒂夫”向前走了一步,把柯蒂斯拽到身后,直视洛基。两人眼中似乎有火花在闪烁,一点即燃。

“洛基?你怎么来了?”索尔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门口。

托尼真想原地跳几下,第五角出现啦。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