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柯王子】基因选择(2)

前文:【1】

预警:除了基因设定之外和现在没什么区别的“未来剧”。
真正的柯蒂斯一律写作Curtis

02

史蒂夫猛地睁开了眼睛,他微微转头看向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

凌晨3点整。

慢慢从床上坐起,史蒂夫有些烦躁的捏着鼻梁。

这比他正常起床的时间早了半小时,因为他梦见了巴基,那个歪带着帽子笑容灿烂的巴基,年少轻狂、意气风发。

 梦见巴基本应该是让人高兴的事,但只要一想到昨天见到的那个似乎已经被磨平了棱角的男人,他就一阵一阵的难受。为了经受了太多的巴基。

但同时,史蒂夫也知道曾经的巴基依旧住在他的身体里,深埋在他心底的某个角落,而环境赋予他的东西,无论好的还是坏的,都只会让他更有魅力。

每个人都在一点一点的改变。

包括自己。

闹钟终于叮铃叮铃的响起来,史蒂夫在它叮铃第三声的时候迅速按掉。

相较于其他人多彩多样的铃声,史蒂夫略显古板,无论是手机铃声、闹钟铃声以及其他很多方面,他都会选择了最简单的款式。托尼就因此讽刺过他活的像个古代人,史蒂夫在书上看过“古代”的生活,他的确也认为自己应该生活在那个年代,在现在的这个时代,他总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史蒂夫迈步走进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里面的人有着他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健硕身躯,要是当年那个预言自己活不过13岁的医生看见现在的我,差不多会被吓晕过去。

史蒂夫自娱自乐的想。

这段思考并没有占据他太长时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关乎生死的事情。

史蒂夫熟练地从架子上拿起黑色的刷子站在卫生间专门的隔间里仔细蹭着身上,任何可能会脱落毛发的地方。

因为长时间的使用,刷子的毛都短了几公分,也因此也粗糙了许多,擦在身上有轻微的刺痛感,但史蒂夫仿佛感受不到一样,的确,相较于这么做带来的这好处来说,这点痛感简直跟没有一样。

把准备好的指纹膜和隐形眼镜仔仔细细的粘在手指和眼睛上,史蒂夫活动着僵硬的手指,对着镜子,把脸上的笑收起来。

蓝色眼睛里的属于“史蒂夫”的东西一点一滴的褪去,逐渐被“柯蒂斯”的严肃冷凝的神情所替代。

从这一秒开始他不再是史蒂夫,而是柯蒂斯,柯蒂斯埃弗雷特,一个曾在名为“雪国”的恐怖组织卧底过的警察。

“早上好,柯蒂斯史蒂夫先生。”史蒂夫轻轻说。

“早,柯蒂斯。”

“早上好,柯蒂斯。”

“早,柯蒂斯先生。”

史蒂夫逐一以一个点头回应向自己打招呼的人们,这样的场景每天都会上演,但无论多少遍,这一声声的“柯蒂斯”都会触及他心里最深的那道伤口,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他现在是柯蒂斯而不是史蒂夫,有时候他都会恍惚,会不会到最后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会忘记曾经存在过一个名叫“史蒂夫罗杰斯”的人。

这个问题时不时的出现在脑海里,但从来都没有答案。

“柯蒂斯,今天下班之后有什么安排?”

肩膀上一沉,史蒂夫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的人是谁。——索尔奥丁森。

重案组成员之一。

他也曾经偶然听说过,自己和索尔被称为整个纽约胸最大的双人组。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索尔白衬衫之下包裹着的健硕胸肌,和自己的对比了一下,发现两人之中索尔是那个胸更大的那一个。

他完全不知道对于这个发现自己到底是应该高兴还是遗憾了。

也许Curtis的胸会更发达一些。史蒂夫暗搓搓的想。

不着痕迹的离索尔远一点,史蒂夫拽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让索尔坐在对面。

“没什么安排,只祈祷今天不会有大案子就好。”

“哦,拜托!每次你说出类似的话的时候,都会有大案子。”托尼从远处慢慢走过来,据史蒂夫目测他今天的鞋子至少增高了6cm。得益于每周一次的体检,所有人的身体数据都不是秘密,但托尼依旧锲而不舍的穿着各种型号的增高鞋。

重案组的组长是公认的乌鸦嘴。这是整个重案组,乃至整个警局都认定的事,自从他预言了五次大案要案的到来之后。

史蒂夫只能无奈的接受,同时在心里默默地像每天被诬陷为乌鸦嘴的Curtis道歉。

“伙计们,我们有工作了。”

门口探进来一个黑色脑袋,山姆冲着三人挥手。托尼翻了个白眼,索尔也对着史蒂夫翘起大拇指。

果然是名副其实。

 

“博士,什么情况?”史蒂夫询问早已经在会议室等候的布鲁斯班纳,作为组里的心理学家,他的意见可以作为非常重视的参考。

班纳仔细看着手上拿着的案情报告,并没有听见史蒂夫的问话。

懒洋洋坐在一边的托尼代替他回答。

“地铁站有人卧轨。”

托尼往后仰躺着,翘起的椅子腿在空中来回晃荡着,但每次都能在快要摔倒的时候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回到原地。这都得益于他自己往椅子里安装的一个小装置。

“卧轨?”索尔奇怪的问,“这似乎不该是我们应该管的案子。”

“卧轨的确是不归我们管,但如果在曼哈顿、布鲁克林、布朗克斯以及皇后区都有同样的卧轨事件发生呢?”

在又一次靠着椅子旋转回原地之后,托尼回答。

史蒂夫和山姆分别拿起了之前布鲁克林和布朗克斯的“卧轨事件”的案件报告,至于索尔——他选择坐在托尼旁边等着其他人看完——这种书面上的工作实在不是他的特长,但在追捕逃犯方面,的确没人比索尔更合适,托尼曾经想过他到底是不是警犬化身。

“会不会是被下了药?”山姆问。

托尼还是在晃荡着椅子。

“之前的几个事件都被当做了自杀,所以没有进行详细的尸检,现在的这个尸体已经交给了法医组。”

史蒂夫了解的点头,把文件交给班纳博士。

“我们去现场看看吧。”史蒂夫开口。

众人都没有异议,在他们心中柯蒂斯就是这个小组的领袖,即使他们之间并没有所谓等级的划分。但他们自然根据各自的擅长确定了自己的位置。

“等等”在离开屋子的前一秒山姆突然问,“今天法医组谁值班?”

托尼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一秒,满是无奈的回答。

“韦德威尔森···”

这个名字出现后,屋子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随即,史蒂夫迅速开口。

“山姆,一会儿你负责和韦德联系。”

下完指示之后,史蒂夫没有理会山姆的哀嚎,径直走出办公室。其余人都松了口气,庆幸着这个差事没有落在自己身上,没有人能受得了韦德威尔森。

时间会让很多东西消失,比如那些天然的大山大海,但时间也会检测出很多东西的实用性。比如地铁。

这种不会有堵车苦恼的交通工具,在漫长的时间里一直是很多人的出行选择。所以当重案组的众人到达现场的时候,地铁站里聚集了很多目击证人,他们都亲眼看见了受害人猝不及防的跳到了疾驰的地铁前面。

而在人群中史蒂夫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最后面的巴基,他穿着军绿色的大衣站在人群后面,低着头正和另一个红发女人交谈。

可能是史蒂夫的视线太过灼热,巴基抬头看过来,在和史蒂夫视线交汇的一瞬间愣住,脸上依次浮现出惊讶、高兴、愤怒等情绪,最终定格在落寞上。

“对了,柯蒂斯。”索尔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但他接下来的话让史蒂夫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方寸大乱。“昨天洛基给我发了一张你的照片,你什么时候改名叫史蒂夫了?”

 

Curtis在早晨九点的时候喝掉了今天的第八杯威士忌,悲催的发现自己朝着越来越清醒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愤怒的扔掉手里的酒杯,Curtis靠在沙发上笑了很久。

他曾经以为在接下来没有杰克的人生中,自己再也不能离开酒,但现在,身体已经习惯了酒精的存在,自己却依旧没有习惯杰克的离去。

Curtis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杰克时他的样子,小小的,穿着白色的衣服温顺的给威尔福德倒茶,连脸上粘了一块茶叶都不知道。

一副小糊涂蛋的样子。

他们初见的时候,Curtis是“雪国”中的二把手,深受老大威尔福德的重视和信赖、而杰克是威尔福德不知从哪抓来的“小奴隶”,在Curtis对他表现出一点点的兴趣之后,威尔福德大方的把他送给了Curtis。

就像电视上演的那些恶俗电视剧一样,卧底警察爱上了贴身男仆,他甚至幻想了无数种任务结束之后两人的幸福生活,但却忘记了生活比电视剧更加跌宕起伏。

Curtis,如果你不是个坏蛋,我就承认我喜欢你。

这是在Curtis无数次暗示下杰克给他的回应,他还因此躺在床上不顾形象的嘿嘿乐了一晚上。却在第二天的时候被告知他的杰克是敌方派来的卧底,而且已经在昨夜被处理掉了。

灿烂的阳光也从那天开始变成了灰色,即使后来他亲手杀了威尔福德,他的世界也没有变得明亮起来。

而现在,就连唯一能让他忘记杰克的威士忌也失去了效用。

真他妈操蛋。

Curtis靠在沙发瞪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它是史蒂夫亲自去挑的款式,在尾端悬挂着巨大的绿色水晶。在Curtis模糊的记忆中,在自己不霸占沙发的时候,史蒂夫就会看着水晶出神,花痴的和自己当初有的一比。

这可能也是自己愿意让他用自己身份的一个原因。

不幸的人能少一个少一个。

感叹够了之后,Curtis摇晃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决定出门买瓶伏特加试试。

Curtis费了半天劲带上史蒂夫留下来的指纹套,期间他问候了无数次“基因选择”法律设定人的祖宗之后,踏出了门。

如果让史蒂夫知道后一定会高兴死了,Curtis想。

但太长时间没有出过门的结果就是——他迷路了。

“嘿,哥们。”Curtis拦住一个路人,“那里有卖酒的?”

男人穿着一身运动服,似乎刚刚健完身,满脸都是和气,笑眯眯的回答他的问题。

“往左走到路口的尽头,就是一家卖酒的店。”

Curtis道谢之后按照他的话往左走,却在几秒钟之后听到巨大的刹车声,以及行人们的惊呼。

“是他!!”curtis转头之后就听到其他行人的喊叫,而他们指着的人就是刚刚给他指路的男人,“他把那个女人推到了路中间。”

Curtis的瞳孔猛地收缩,马路上刺目的红还在蔓延,逐渐流到男人的脚下,他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被惊慌所取代,在注意到Curtis的目光之后,突然大喊。

“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

已经三十几岁的Curtis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人在路上走,锅从天上来。”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