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CM同人】橡木(23)

前文:【上一章】【首章】【下一章】

原创男主 cp Reid,不涉及新人物,背景为第五季之前。基本不涉及原剧情。


酗酒致死(3)

Reid翻着刚从Adair手里拿的检验报告,自己低着头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所有人都关心的看着他,这么多天足够让BAU的每个人发现他一直隐藏的小秘密,出于对Reid的信任以及Adair再三的保证之下,大家才放心。

Adair凑近他,仔细听着。

“一周只有周末一天才是合适的时机,所以说不明疑犯已经策划了很久,一定有很强烈的情感才能触发一个人这么执着的做一件事···”

Adair抬起头,冲大家摆了摆手示意没有问题。

之后诡异的安静了一会儿,大家都没有说话,而是各自思考着案情,只有Garcia噼里啪啦按着键盘的声音。

没过多久,Garcia抬起头说。

“整个城市除了这家酒吧,其余的28家酒吧都是不限时不限量的提供各种烈性酒。基本每天警局都会接到来自酒吧各种打架斗殴的报警电话。”

众人集体扶额,好大的工程量。

Hotch站了起来,抻了抻被压皱的西装。

“都先回家睡觉吧,都已经快要天亮了。明天按时上班。”说着转头和站在不远处的Sundance警长说。

“也让大家回家吧,明天去查一下这几家酒吧,看看有什么异常之处。”

Sundance警长点了点头,转身和队员们说。

“兄弟们都回家先休息一下,明天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Adair坐在BAU自己的办公桌旁,端着刚刚泡好的泡面。看着在酒吧里拷贝来的门口的监控录像。仔细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

“Adair,怎么没有回去睡觉?”Hotch的声音从身后传来。Adair发现自己一点儿都不吃惊于他还在这里。

“现在睡下,明天绝对起不来。而且在酒吧也睡了一会儿了,现在就是有点儿饿。倒是你,Jack睡了吗?”

Hotch把外套搭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

“在我出来的时候就睡了,我一回去Haley就该醒了。”

Adair递给他一杯刚刚冲好的黑咖啡,拍了拍他的肩膀。坐回去继续吃泡面,边吃边皱着眉。

这东西真难吃。

在Hotch准备再冲一杯咖啡的时候,寂静的走廊传来了塔塔塔的脚步声。

Adair喝了一口汤,跟Hotch说。

“猜,这回是谁?”

Hotch把咖啡杯放到了桌子上,边往里面倒速溶咖啡边回答。

“Morgan。”

Adair耸肩,Morgan的脚步实在是太有辨识度,连打赌的机会都不留给自己。不过,本来就不敢和Hotch打赌。

Morgan进来看到坐在桌子旁边的两人时先是愣了一秒,然后巧克力色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说。

“刚刚在门口遇到了Gideon,我把他劝回去了,岁数大了还是不要熬夜的好。”

在JJ、Emily和Reid拎了一大袋子吃的来的时候,Adair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看着电脑屏幕,Reid把他放在桌子上还剩了半碗泡面丢到垃圾桶里,从袋子里掏出了一份粥,还冒着热气。

JJ调侃道。

“你们这些男人,都是彻彻底底的工作狂啊。都不觉得饿吗?还得靠我们这些女人吧。”

Adair嘴里含着的粥几乎要喷出来,他使劲的咳嗽着,抬头看去,Reid正一脸怨念的看着JJ。

“JJ,我也是男人。”

JJ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没事儿,你还是个男孩儿。”

Reid更不高兴了,Adair知道他下一句话绝对是“Adair岁数明明比我小。”在他说出来之前,Adair用勺子舀了一大勺粥,塞进了他的嘴里。

“尝尝看,很好吃的。”

Reid咀嚼着嘴里的食物,怨念的眼神转投到Adair身上。

Morgan和Emily坐在旁边捂着嘴笑。

电话铃铃铃的响了起来,打破了屋里轻松的气氛。

Hotch接了起来,

“喂,您好,BAU。”

紧接着大家就看到Hotch的脸色越来越凝重,最终彻底变黑。

“另一家通宵营业的酒吧发生了爆炸。”

Adair倒吸了一口凉气。

卧槽,投毒还不够,这次玩儿炸弹???


狗急跳墙。

Adair还记得外祖母以前说过这句话,差不多就是人被逼急了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意思。

发生爆炸的酒吧还在燃烧着,救护车和消防车都在附近,有些侥幸跑出来的人躺在酒吧门口的地上,医护人员正帮他们做简单的治疗,然后拖上救护车。

Sundance警长顶着黑黑的眼圈愁眉苦脸的看着燃烧的房子。

Morgan正等待着余火被彻底熄灭之后,再进去检查爆炸的残留物。

虽说只是早晨五点多,还是有很多人站在周围围观,应该是被爆炸的声音吸引过来的。Adair靠着马路边上的路灯杆,拿着手机记录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

伤员太多,救护车很快就不够用了,不少市民开着自己的车带着伤员前往医院进行包扎和治疗。这些市民不少都只穿了一件睡衣,早晨的风很冷,但是他们就好像感受不到一样。

“那个狗娘养的不会要观察,在发生大事情的时候有多少人会出手相帮吧。”Adair暗自嘀咕着。

“Adair,你刚刚说什么?”Reid问。

“没什么,是之前看的一个小说。里面有一个变态为了证明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做的一个实验。看看在发生大灾难的时候,人们会怎么表现。”

Reid低下头,若有所思的样子。

“嘿,Spencer。我下巴有些痒,能帮忙抓一下吗?”Adair突然说,因为双手举着手机,只能用肩膀蹭着下巴。

Reid凑过去看他的下巴,“下巴被虫子咬了一个包,会越挠越痒的。忍十五分钟他就不会痒了。”说着对着他的下巴吹了吹。

Adair皱着眉头忍着下巴传来的瘙痒,但他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情。一个女人出现在镜头里,吸引了Adair的注意。

她站在酒吧门口焦急的四处张望着,好像在找寻着什么。

这时候的酒吧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来找寻家人的人,有妈妈、有恋人、甚至还有一对儿相互搀扶着的老夫妻,头发花白站在冷风中,颤颤巍巍的。

Morgan愤恨的踹了一脚路灯杆,“该死的,大半夜的不在家里好好待着,泡什么酒吧?”Emily正安慰他。

Adair知道Morgan只是想起了年少叛逆的自己。

但是现在Adair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女人身上,她不像其他人一样,她的脸上也有焦急,但是还有一种····

Adair思考了一下,应该是一种愧疚的感觉,尤其是看到那对儿站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老夫妻时,这种愧疚的神色更加的浓重。

“Hotch,”Adair招呼Hotch“那个女人不对劲儿。”

Hotch示意自己知道了,Adair又看了那个女人一会儿,转开了目光。剩下的事情不需要他自己操心。

火终于被熄灭了,消防员们开始往外面抬一具具焦尸,不少人在分辨出自己的家人后,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Adair转开了目光,不忍心看这个场面。

Morgan拍了拍他的肩膀,“跟我进去看看爆炸点吧。”

Adair和Morgan戴上了消防员递过来的防毒面具,进入了已经毁掉的酒吧。

即使有着防毒面具的阻挡,Adair还是觉得自己能闻到刺鼻的烟尘味儿。Morgan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爆炸点,蹲到旁边开始研究。Adair则四处看着已经化为灰烬的四周。

爆炸点在一个沙发下面,很正中的位置,依旧是谁都能接触到。再加上已经化为灰烬的摄像头,又没有留下一点痕迹。Adair都忍不住为他鼓掌了。

“很简易的爆炸装置”Morgan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门外汉级别,甚至比上次耶鲁大学的炸弹装置还要简单,但是炸药的量也不算大,与其说那些人是被炸死的,倒不如说是被爆炸引起的火烧死的。”

Adair点头,摸了摸酒吧被烧变形的门,注意到门旁边有一根钢筋。

“JJ”Adair冲着门口挥手,“那些被送往医院的伤员是从这里跑出来的吗?”

JJ点头,哗啦啦的翻着刚刚记录下的几个轻伤的口供。

“他们就是从正门跑出来的,发生爆炸的同时火就烧起来了,只有几个人跑了出来,根据他们的说法,那些死掉的人当时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了,才没出来。”

Adair低头看着手里的钢筋,一米长的钢筋,微微弯曲着有明显灼烧的痕迹。

他突然拍了一下脑袋。

“不明疑犯刚刚就在这里。”他大声喊了出来。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