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神龙运动会(中)

前文:【上】

OOC!!慎入! 东北农村AU!

 东北话大科普~~

 卖呆儿:发呆,发愣。白(bai二声)话:吹牛,瞎扯。埋汰:脏。

2

“现在出场的是神盾屯的罗大盾同志,看看他那该死的招人的浓眉大眼,该死的身材,我敢打包票整个镇里都没有任何一个人胸围能超过我们的队长,真是爷们儿们的公敌。”

罗大盾咬了咬牙,冲着托尼大喊。

注意措辞!”

托尼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继续白话着。

“代表九龙屯出场的是詹大冬同志, 啊!这么一看,他们还真是情侣名儿啊。”詹大冬一个眼刀飞了过去,托尼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装满冰水的大缸里,他觉得自己急需一个司马光把自己救出去。

在托尼愣神的空档中,詹大冬突然靠近,右腿猛地踹了过去,罗大盾双手架住了他的腿,詹大冬的瞳孔刷的收缩,一个灵巧的翻身便平稳的落地。

因为两人的动作,地面的尘土也扬了起来,在灼人的空气中周围的景物都被热对流扭曲了轮廓。周围的观众刹那间也安静了下来,他们从没见过这么高逼格的打架。他们所见的打架大部分都是拎着棒子或者菜刀,纹着纹身,张口闭口都是生殖器的大伙子们的群架。

用莎莎的话来说那就是一群傻逼在狗咬狗。

“队长碰见对手了啊,这个詹大冬很棒,就是名字有点儿矬。”莎莎给了很高的评价。

罗大盾突然觉得小心肝砰砰的跳了起来,自从退伍之后他几乎没有了这种感觉,吧唧的动作很明显的暗示了他也是个退伍兵的事实,罗大盾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和莎莎说过的,要找一个和自己有相似经历的人的话。

愣神的结果就是嘴角多出了一块淤青——来自于詹大冬一个漂亮的左勾拳。

“哦!队长,关键时刻别卖呆儿啊!!干回去啊!”三木扬着手里的鸟笼大吼大叫的。

詹大冬转头看了他一眼,三木觉得一桶冰水从天而降,浇了个狗血淋头。

詹大冬又冲了过来,开启了他的第三波攻势。他冲刺的速度极快,助跑两步跳上了旁边的一个土坡,居高临下的举起左手,一拳向罗大盾打来。几乎在他挥拳的瞬间,罗大盾就屈起手臂格挡,一阵超乎想象的疼痛从手臂传至大脑,罗大盾觉得过年的时候放二踢脚崩到手也不过如此。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还手。那个前几日瞪圆了眼睛死盯着香蕉皮的脸袋儿不断在他眼前晃荡。

一击没有突破罗大盾的防御,詹大冬直接挥开罗大盾的手臂,一脚踹向他的腹部,然后一个后空翻倒向旁边的土堆,然后迅速站起。

“吧唧,我认输!”罗大盾举起双手。

詹大冬一拳又打了过来,这次正中右眼。

“我说了,我不叫吧唧!!!!”

“靠嘞!!!队长你直接认输了!!怎么可以这么···”剩下的怂字在詹大冬的瞪视下被三木咽进了肚子里。

不知道为啥,他就是觉得这个詹大冬很可怕。

“看来我们的甜心宝贝儿被对方的冰霜美人儿俘获了芳心,不战而败便是证明!!让我们为我们的盾大哥欢呼!!!他终于找到了老伴儿!!”托尼举着话筒大喊,甚至有些破音。

在托尼突然播放的“谁是我的新郎~~我是你的新郎~~哎嘿嘿~我是你的新”的背景音乐中,神盾屯的所有村民突然集体欢呼,声势浩大。

一个路过的旅人被吓得差点儿尿裤子。

罗大盾和莎莎无奈的捂住了脸,拽住了旁边想要参与到欢呼人群里的三木和柯林特。

詹大冬的嘴角不自觉地抽搐,有些后悔被朗亩洛骗来参加这天杀的运动会。

不过····

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看着对面浓眉大眼的大胸男,微微勾起了嘴角。

遇见了很好玩儿的人。

第二场比赛莎莎顺利的取胜,对方几乎在瞬间就被她一脚踹倒,然后迟迟没有站起来。只能被送到班纳医生那里,然后在一杯冰水泼到了脸上的时候瞬间惊醒。

班纳打了个哈欠,真是没劲。

莎莎翻了个白眼,走到詹大冬的身边,抓了一把他手里的瓜子,自顾自的嗑了起来。

“哎,下次,跟我比一场吧。”

詹大冬没有转头,只是用余光瞟了瞟她火红的发,把含在嘴里的瓜子皮吐到地上。

“成。”

他又看了看对面异常激动的一个男人,又从旁边抓了一把瓜子,塞到莎莎的手里,满意的看到男人激动的想要冲过来,然后被拎着鸟的家伙拽住。

“三木你别拦着我,我要neng了那家伙!!啥玩意儿啊,竟然敢勾引我的莎莎!!”

罗大盾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别瞎琢磨,吧唧是我的。”

三木的鸟笼啪的摔在地上,笼子里的鸟儿因为震动扑棱了起来。柯林特手里的毽子也掉在了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旁边笑的一脸深意的罗大盾。

托尼果然是人才!一猜就中!

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站在主席台上继续瞎扯的托尼,暗地里竖了个大拇指。

牛逼!

随着太阳的慢慢升起,格斗比赛的其他场次也结束了,神盾屯以一分的差距领先。

“下面进行踢毽子比赛!!有请所有队员!”

柯林特被三木推上了场,一脸生无可恋。 

看到场上一群女孩儿中间唯一的男人之后差点儿因为嘴里含着的瓜子皮卡死,他指着柯林特。

“这家伙是个姑娘吗?长得 怎么那么难看。”

莎莎愣了几秒,然后捧腹大笑。

“詹大冬,我不得不赞扬你那敏锐的洞察力。”她模棱两可的解释,然后走到柯林特的身边亲了他的脸颊一下,算是鼓励。

詹大冬用一种“我什么都明白”的眼神看着他们,还真是天作之合。果然神盾屯里最男人的人就是莎莎了。

柯林特红着脸抛起了手中的毽子,凭借着高超的平衡感和过人的眼力慢慢淘汰着别人,直到成为最后一个,呛起的灰沾到他的裤腿脚子上。

莎莎一会儿指定得说我埋汰了,柯林特想。

罗大盾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的跑到了詹大冬的旁边,偷偷的捅了捅他的肩膀。

“吧唧!”

詹大冬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再浪费时间纠正这个欠揍的称呼。话说,这是什么鬼称呼?吧唧?

“吧唧,我叫罗大盾!你可以叫我Steve,那是我的英文名。是个退伍兵,你也当过兵吧?”

站在旁边朗亩洛无声的翻了个白眼,还英文名,你咋不说自己有俄罗斯名呢?比如啥啥啥斯基啥的。

“这位先生,请不要勾搭我们屯的屯花!”朗亩洛还没说完就被詹大冬一脚踩在了脚背上。

“闭嘴。”

他转身看向旁边依旧笑眯眯的罗大盾,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脑门。

“罗大盾同志,搞对象请比赛之后再来,比赛之后无论我们发展了什么关系,现在我们都是敌人。”

罗大盾突然觉得一个从天而降的大馅饼砸到了脑袋上,然后顺着脸滑进了嘴里。詹大冬诧异的看着罗大盾吧唧了几下嘴,然后把刚刚飞进去的杨树毛子咽进了肚子里。

看来这货脑子应该是被驴踢过,要不就是被门挤了。

一个妹子扭扭捏捏的蹭了过来,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碎花裤子,两条大辫子黑油油的。娇羞羞的走到罗大盾面前,扭捏的攥着衣脚。

“大盾哥,你刚才真厉害····”

詹大冬迅速的离开,他可不想听小丫头的怀春心思。但即使走远了也能听到丫头片子一口一个大盾哥的叫着。

现在的丫头真是不害臊。

朗亩洛笑眯眯的凑了过来,在抽空看着这边的罗大盾眼里,咋看咋都带着一股子欠抽劲。詹大冬头都没抬,使劲用脚碾着地上的杨树毛子,苦大仇深的。

“冬儿,啥时候回去咱去河边烤鱼吧,你上次烤的贼拉好吃。”

罗大盾咬了咬牙,果然对我家吧唧不怀好意。

在他心里吧唧已经是他自个儿的了。

“张同志,我已经有了稀罕的人,你是个好姑娘。”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跑来告白的姑娘哭着跑开,罗大盾无奈的耸肩,现在的丫头真是娇气。

偷偷摸摸的跑到吧唧的旁边,使劲冲着朗亩洛的脚背剁了一脚,然后把他挤开,死死地盯着吧唧。

真是咋看咋好看,咋就那么招人呢,看来我得看好了。

罗大盾暗搓搓的想。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