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CM同人】橡木(22)

前文:【上一章】【首章】【下一章】

原创男主 cp Reid,不涉及新人物,背景为第五季之前。基本不涉及原剧情。

 

酗酒致死(2)

Adair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他使劲晃了晃头,宿醉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好受,就头疼这一项已经让Adair下定决心以后要远离酒精。

另一双手突然伸过来帮Adair揉着太阳穴。

“头疼吗?”Reid的声音在头上传来。

Adair才发现自己还躺在Reid的腿上,他自己坐了起来靠着沙发背,按着太阳穴,摇了摇头。

突然想到自己在睡着之前发生了什么,Adair猛地放下手,转头看向Reid。

“刚刚这里发生了什么?”他问。

Reid边揉着发麻的腿,边回答。

“有大规模投毒事件,咱们现在都有嫌疑。Hotch和Gideon在帮忙调查,但是我们几个不能插手。”

听到解释,Adair彻底相信这段时间自己绝对冒犯了哪路神明,不然不可能这么倒霉!

正想着,Reid又投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还有,你刚刚用枪威胁平民的事情被Hotch知道了,他说,等案子结了之后再收拾你。”

Adair觉得醉着还是挺好的。

“是砒霜中毒,这东西有点门路就能弄到挺多,所以现在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案子,而且这种大规模随机的投毒事件很可能在发生一次。所以我们要在下一次发生之前把不明疑犯揪出来。”

Reid向Adair分析着案件,他当然知道这些基础的东西Adair自己也能推断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Reid就是想说。

Adair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看了一眼满怀期待看着自己的小博士,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一如当初。

Reid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说些什么。

“两位,打扰一下。”在Reid愣神的时候Sundance警长那只记录本走到两人面前,进行例行询问。

“在案件发生的时候,你们在什么地方?做什么?”

Adair直了直身子,努力让上身挺直。在有外人在的时候永远都是笔直的,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他可不想听到什么Steve的儿子没有家教之类的话,虽然根本就没人敢对他指手画脚。

一直以来Hotch都很欣赏Adair良好到严苛的家教。

“我喝多了,在卫生间吐,Spencer在那里照顾我。那些受害人怎么样了?”Adair问。

Sundance警长收起了本子,叹了口气。本就是例行询问,他可不认为BAU是凶手。

“刚刚接到医院的电话,幸亏你们处理的及时,大部分人都没事。但是还是有七八个人没有挺过来。刚刚Gideon探员刚刚说,这种大范围的投毒案件很有可能出现第二次···这可怎么办好?”

说完,Sundance警长又叹了口气。

Adair和Reid对视了一眼,觉得这个警长的头发都快愁白了。

“警长,我们能去帮忙吗?还是需要避嫌?”JJ和Emily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跟前,问着。

Sundance连犹豫都没有,就回答。

“你们去帮忙吧,我们要在这个狗崽子再次下手之前抓住他。”

“我要去投诉你们!!你们的警察竟然拿着枪威胁我。”旁边传来了中年男人的咆哮声。Emily撇了撇嘴,明明刚刚吓得都快尿裤子了,现在又缓过来了。

Reid担心的看着Adair,再怎么说,这件事情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Adair拍了拍他的手背,站了起来走过去。

Garcia捧脸。

“好帅啊!要是有一个人能为我做这些事情,我一定会兴奋的晕过去的,就像是童话故事里面来拯救公主的王子。Reid,你简直是太幸福了!!!”

虽然已经习惯了Garcia说话的风格,Reid莫名的还是觉得有些脸红。他冲着Garcia摆了摆手,小步跑到Adair的身边。

Emily摸着下巴深思,王子?刚刚的Adair明明更像一只野兽。

不过,《美女与野兽》里面的野兽内里也是个王子。

中年男人还在不停地叫喊着,看到Adair走过来害怕的瑟缩了一下肩膀,看了看四周围着的警察,好像又有了底气,挺起胸膛指着Adair骂着。

“你这个家伙终于过来了啊,你的编号是什么?我要去你们总部投诉你。我要让你进监狱。”

Adair报出了自己在FBI的编号,对着男人微微弯腰,这已经是他最大弧度的鞠躬了,真诚的道歉。

“对不起先生,我刚刚喝的有点儿多,对您做出了那些严重的行为。我会在事情结束后,接受任何惩罚。”

中年男人本来以为Adair会态度恶劣的继续威胁自己,却没料到他会这么诚挚的道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希望你们能给一个让人满意的答复。”

Adair回头看向跟在身后连连道谢的reid。

这个不擅长交际的家伙给自己求情了?Adair想,不由自主的微笑,哎呀,心情变得好多了。

Morgan知道出事儿之后立刻就往酒吧赶,他赶到的时候,所有的目击证人已经离开,当然他们还是要时刻接受传唤的。大家正围坐在一张大桌子上分析案情和进行侧写。他跑到旁边抱着电脑的Garcia身边了解案情。

“嘿,baby girl。”他向Garcia打招呼。

Garcia白了他一眼,噼里啪啦的按着键盘,Morgan觉得自己的脑袋变成了快要被敲碎的键盘。

见色忘友的男人。

就算是对Morgan的行为有点小生气,但是Garcia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开始给Morgan讲述刚刚发生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大圆桌上进行侧写的几位,正商量着案情。

Adair看着刚刚出炉的检验报告,说。

“砒霜是放在伏特加的瓶子里的,因为老板是俄罗斯人,所以这种由正宗伏特加调制的叫“火焰”的鸡尾酒在这家酒吧里面很受欢迎。我们几个点的都是度数低的酒,所以并没有中招。”

说完,Adair庆幸的拍了拍心口,还真是险啊,幸好自己点伏特加的时候被Selina拦住了。想到这儿Adair猛地抬头问Reid。

“Spencer,Selena呢?她没事吧?就是刚刚和我喝酒的那个姑娘。”

Reid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坐在旁边正在看监控录像的JJ抬头说。

“在你进卫生间不久就离开了。”

Adair松了口气,一副这下放心了的表情。Reid觉得有些堵得慌,他看着西南角放伏特加的地方,奇怪,为什么要把酒放在离吧台那么远的地方呢?

想着,Reid站起身去询问坐在旁边沙发上的服务生。

Hotch问JJ。

“如果毒药是被放在酒瓶子里的,为什么中毒的人会在同一时间发作?”

Gideon招手让酒吧老板过来。

老板是个正宗的俄罗斯人,有时候会兼职在吧台调酒,他有着东欧人显著地面部特征,深邃而迷人。Adair暗自猜想有多少人是冲着老板的脸来的。

“你们这款“火焰”有什么不同之处吗?”Gideon问。

提到“火焰”老板明显眼睛都亮了不少。

“这是我自己研究的酒,酒精度很高,只有在每周周末十一点之后才会有。而且只卖给熟人,我可不想一群喝多了的人在我的店里闹事,可是····”说到这儿,看着一片狼藉的酒吧,叹了口气。

让老板去旁边休息之后,Gideon说。

“看来不明疑犯选择“火焰”是有道理的,他并不想伤害其他的客人,而是只针对这群喝“火焰”的人。那么到底是“火焰”还是伏特加对他有重要意义呢?”

了解了全部情况的Morgan坐在了Reid的旁边,嗤笑一声。

“Gideon,这时候就别夸奖他不滥杀无辜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Reid,站在Adair身后说。

“伏特加的酒瓶子是放在西南角的酒柜上的,在营业期间酒吧里乱糟糟的,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是不是有人刻意靠近那里,而且西南角那里正好是一个监控的死角,我刚刚问了服务生,说是昨天原本放酒的柜子塌了,老板这里没有足够大的酒柜,所以才把不常用的伏特加放到了那里。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

Morgan攥紧了手里的酒杯,那是刚刚酒吧老板送过来的一瓶红酒,红色的液体在高脚杯里旋转着。明明是性感撩人的颜色,Adair却觉得有点儿恶心。

“这下难办了啊”Morgan说,“没有目击证人、找不到杀人动机、没得玩儿了。”

Gideon摇头,不赞成Morgan的说法。

“不是没得玩儿了,至少我们知道不明疑犯杀得都是都是习惯于烈性酒的顾客。Garcia,查查看附近的酒吧还有哪个酒吧售卖度数超级高的地方。我们得阻止下一场灾难。让警员们筛查酒吧门口的摄像头。”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