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CM同人】橡木18

上文: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第八章 

罗密欧与朱丽叶(1)

Spencer Reid 不对劲,这是BUA所有人都感觉到的。之前,别说是吵架,他从来都没有和任何人有过争执,但是这已经他第二次冲着Emily呛声了。但是大家都没有责怪他的意思,毕竟就算是圣人在经历了他所经历的一切之后也不可能没有任何反应。

Adair咬着笔,看着坐在对面的Reid,他的脸色看上去不好,黑眼圈比平时更加严重了。最近这几天他甚至都没有来接自己上班,就算大家都觉得这是创伤之后的应激综合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Adair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但是又说不出来。

“Spencer,晚上有什么安排吗?要不要到我家看电影。”Adair忍不住提议。

Reid抬头看了看,Adair觉得他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不用了,我有些困,还是回家睡觉吧。”Reid回答。

“大家,Hotch召集咱们,看来我们有事情做了。”Morgan走进来,把墨镜放在自己的桌子上,说。

“纽约市最近出现了一系列的凶杀案,死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死因都是被钝器打击头部致死。”JJ站在前面说。

“他们是怎么断定这是个连环杀手,而不是凑巧的?纽约每年的凶杀案数量可是相当大的。”Morgan问。

Gideon边翻看手里的资料,边回答。

“我想是因为这些都去看过上个月的话剧吧。”他猜测说。

JJ点头证明了这个猜想的正确。

“没错,就是因为这个。刚开始的时候NYPD也以为这些凶杀案完全是凑巧,后来在调查过程中他们发现了这些受害人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去看过一周前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Emily翻了个白眼,“看来的确是很棘手的案子啊。不然那些自大的NYPD们才不会向FBI求救。”

Adair没有说话,他的视线还是胶着在Reid身上。

每次这种初步讨论案情的时候,Spencer早就开始侃侃而谈,激动地说着他曾经看到过的现在已经储存在脑子里的信息。可是这次他并没有任何反应,而是在椅子上坐立不安。

怎么回事?Adair想。绝对有什么事情不太对。

“Adair你和Reid去这个剧院看一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Hotch把任务分配给他们。Adair点头,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

“Spencer,你的搭档是我哟~”Adair故作轻快的说,把胳膊搭在了不自在笑着的博士肩膀上。

JJ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开,眼神聚焦在Adair右腿上白花花的石膏——那上面有一个Morgan画的黑猫。

“JJ,Adair永远不会同意去坐办公室的。”morgan注意到了JJ的视线。

JJ点头,同意他的话。

作为美国最大的城市之一,无论什么时候纽约的街头都是熙熙攘攘的。Adair整理着刚刚被踩了脏了的鞋,即使穿着一只鞋,也要保持形象。

Reid看了一眼,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包纸巾,递给Adair。

“下次你就不要穿成这个样子出外勤了,会很不方便的。你的那些休闲装不是挺好的吗?”Reid建议到,没有提到他是因为行走不方便才被踩到的。

Adair深表同意的点头。

“没办法啊,除了这套衣服剩下的我都扔给干洗店了,早知道就留下来一套了,看来我还是没有Hotch的功力。”

“我们到了,我先去个厕所,一会儿回来找你。”Reid突然说,急急忙忙的跑向厕所。

Adair无奈的叹气,出发前喝了很多水吗?

卫生间的隔间里

Reid拿着用脑袋抵着墙壁大口喘着气,脸上不断有汗水流下来,打湿了白色的衬衫领子,他攥紧了手里面的小瓶子,脸上满是痛苦。

——Spencer,一会儿你来监控室找我。

Adair的短信随之而来,Reid看着屏幕上的文字,眉皱的更紧了。犹豫了一阵,Reid重新把小瓶子放进口袋里。看着镜子里那个满脸水渍的人,扯出了一个难看的微笑。

他对自己说。

“Spencer Reid ,不要当一个懦夫。”

“没有任何奇怪的事情发生吗?”Reid走进监控室的时候正好听到Adair这么问着对面的人。

“Adair,发现了什么吗?”

Adair沮丧的摇头,“那天来看音乐剧的人实在太多了,监控部不可能照到每个人的表情,而且不明疑犯也不是在剧场杀的人,而是在出来之后。”

Reid了然的点头。

“这场音乐剧已经在欧洲多个国家巡演过了,纽约是他们在美洲的第一场演出。人多是正常的。”

Adair拿着演出的门票仔细端详着,画面上的两个人无论是罗密欧还是朱丽叶都美得令人赞叹,法国人果然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气质。

“Spencer,杀人动机是什么?这些人只是在这里看了一场音乐剧,怎么就被不明疑犯盯住了?”Adair问。

Reid努力忽略这身体各处传来的难受的感受,回答。

“也许他们在观看的途中,不小心的踩到他,或者无意识的眼神对视,都能成为一个杀人动机。”

Adair攥紧了门票,捏的皱皱巴巴的。

“所以这些人的生活我永远都无法理解这些人的世界。”

“你们是警察吗?”刚刚走出剧院的大门,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儿,紧紧攥着衣角,犹豫的看着他们。

Reid下意识的退了好几步,Adair想起了他曾经说过的“Reid效应”。

掐了自己一把,Adair忍住了笑。

“小朋友,我们是警察,你有什么事情吗?”Adair蹲下身和男孩儿平视。

小男孩儿很紧张,一直在用手揪着衣角,半天没有说话。Adair很有耐心的等待着。

半响之后,小男孩儿抬头直直的看着Adair,问。

“你们是来调查剧院的杀人案的,对吗?我那天看到了一个人杀了一个奶奶,就在音乐剧结束后。”

Reid也顾不得什么“Reid效应”了,凑了过来。问。

“你真的看清了吗?”

男孩儿的脸色果然变得有些苍白,他往Adair身边靠了靠。

“我看清了,就在那边的巷子里,他拿着刀子捅了那个奶奶。抢走了她的项链和耳环。我怕极了。”男孩儿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Adair把他抱进了怀里,拍着他的肩膀。

“和我回趟警察局好吗?把这些话再喝其他人说一遍。”Adair说。男孩儿在他怀里轻轻地点了点头。

看着Emily和JJ在隔壁问着男孩儿话,Adair问站在身边的Gideon。

“真的就是这么简单吗?为了抢劫?”

Gideon摇了摇头。

“这个老人和其余受害人并不是一个人所做。虽然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拿走了。我们刚刚猜想,因为这个老人是不明疑犯的第一个谋杀对象,所以下手比较轻。但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一会儿你和Reid帮Morgan和Emily去受害人的家里吧。”

Emily从隔壁走了过来,摇了摇手里的档案,刚刚Garcia送来的。

“发现这个抢劫杀人犯了,但绝对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Adair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大口。

“我去找Spencer,他应该在厕所。”

“Spencer,你在吗?案子还是没什么进展。”Adair边说着边推开了卫生间的门。Reid站在镜子前面,手里攥着什么东西,看到Adair进来的时候急急忙忙的塞进了衣兜里。

Adair歪了歪头,还是什么都没问。

“Spencer,我想我们要继续去调查了。”他说。

Reid点头,攥紧了衣袖。

Adair看了一眼他的衣兜,揽着他往外走。

“我们要去受害人的家里。你还好吗?”Adair紧了紧扣在他肩膀上的手指。

“我有点儿胃痛。你能一个人先去受害人的家里吗?”Reid犹豫了一下,还是说。

他的脸色的确很不好,脸色惨白不说,还在冒着冷汗。Adair递给他一块纸巾,说。

“那你就回去休息一下吧,不用担心我们,有不明疑犯的消息我打电话给你。”

“Mary是个好姑娘,她知道我是一个人住,还总是来帮我整理院子。”老太太这么说着。她是其中一个死者的邻居。

Adair扶着她坐到院子里面的秋千上。

“这个秋千还是Mary帮我做的呢,这么好的女孩子,谁会那么狠心啊。”说着老太太呜呜的哭了起来。Adair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慰着。

走出老太太的院子,Adair拨通了Morgan的电话。

“嘿,帅哥,你和Emily结束了吗?我这边没得到什么重要的消息。”

Morgan在听筒对侧叹气。

“我们这里也是,先回去一起整理一下受害人的信息吧。”他说。

评论 ( 1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