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Follow(上)

大概是随便写的东西,连改都没改。错别字就不要在意了,大概是玻璃渣里混着糖??

  自己都不确定。

 大概就是Steve和Bucky只是战争中的老兵,Bucky执行任务中从火车上摔下去,Steve退伍之后回到布鲁克林当了警察队长。

 

 

Bucky第一次知道自己不喜欢雪天,每当这个时候他才感觉自己真的是个人,有着正常人应有的喜怒哀乐。看来我生前一定很怕冷。

他就觉得非常冷,深入骨髓的冷。即使他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温度。

这是Bucky成为鬼魂的第三个礼拜,接受自己已经死了这个事实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很难,但是对于Bucky来说不是那么艰难,毕竟他除了自己的名字是Bucky之外,并不记得其他的事情,他可以认为自己天生就是个鬼魂。

当个鬼魂还是挺好的,不用吃饭,不用睡觉,还可以飞,除了没人跟自己说话有些寂寞之外其他都挺好的。

让他困扰的是另一件事——他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了一个男人的身边十米,他只能一直跟随着他。

Steve Rogers,男人的名字。

“早上好,Steve。”

“早,Finch太太。”

“嗨,Steve。”

“嗨,今天有些凉,请注意身体。”

每天早上,类似的对话Bucky都会听到一遍,他飘在半空中无聊的打了个哈欠,虽然鬼魂根本就不会困。

Steve Rogers是这个叫做“布鲁克林”的小城镇里面的警察队长,近乎完美的身材和容貌让镇上所有的姑娘都芳心萌动。尤其是Steve绕着城镇跑步的时候,总会有七八个女孩子躲在一旁偷偷看他。

Bucky觉得镇上的女人没有一个胸围能够超过Steve,她们不会自卑吗?

Bucky没有注意到自己这么想的时候,心里酸溜溜的。

在Bucky出神的时间里,Steve已经到了警局,和值夜班的Clint和Sam完成了交班。

“cap,今天还好吗?”Clint问,满脸关心的问Steve。

这句话Bucky第一次听到,平时Sam只会拍着Steve的肩膀,大声说早上好。

奇怪,Bucky想,他不明白这么问的意义,明明Steve壮的像头牛一样。

“很好。”Bucky听到Steve这么回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那双蓝色的眼睛也变得黯淡了一些。

Sam和Clint一起离开,Bucky隐约两人在低声说着James怎样怎样。

James是谁?

 

雪下的越来越大,布鲁克林的大街小巷被雪花覆盖,整个小镇变成了纯白色,美的惊人。好像童话故事里王子住的城堡,那Steve绝对是城堡里的王子。Bucky自娱自乐的想象,努力忽视刺骨的寒冷,他把目光聚焦到Steve身上,然后发现了Steve的不对劲。

虽然Steve平时很少笑,但是那双蓝眼睛总是泛着温和的光芒,这也是他在镇上那么受欢迎的原因。但现在那双眼睛已经变成了一块儿寒冰,没有任何温度,好像飘扬的雪花连带着将他的灵魂都冻了起来。

看来灵魂是怕冷的,Bucky抖了抖,得出了这个结论。

整整一天,Steve一直坐在警察局的椅子上,呆呆的望着墙上的某一点,那里挂着一面圆圆的盾,蓝白的星星印在盾的中央,Bucky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觉得它非常好看,即使它长得像个靶子。

Natasha傍晚的时候来找他,Bucky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还不到平时他们交接班的时间。

Natasha是个美丽的女人,她的红发今天格外的艳丽。

“Steve,你今天早些走吧。”Natasha说,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关切。

Bucky更奇怪了,今天的大家都很古怪。从Sam、Clint再到Natasha。

更奇怪的是Steve。

如果是平时,Steve绝对不会答应,但是今天他只是微微点头,站起来往外走。

Bucky不可控制的跟着他往外走,跟着他越来越远离布鲁克林。

Steve!你怎么了!

Bucky大喊,但即使自己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他颓丧的低下头,第一次这么恨自己只是一个灵魂。

如果,Steve出了什么事····

Bucky不敢想。

三周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一个人产生习惯,Bucky也不例外,他已经习惯了跟在Steve身边的日子。更不要说,Steve那么好。

Steve最后在一片树林里停住了脚步,Bucky看到他面前立着一块墓碑,Steve正死死地盯着墓碑,蔚蓝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里面装着整个汪洋大海,而这片海域正刮着狂风暴雨。

墓碑上的名字是,

James Buchanan Barnes。

Bucky瞪大了眼睛,Sam和Clint口中的James?是对Steve很重要的人吗?

他突然觉得更冷了。

Steve稍稍闭了闭眼睛,半响之后才睁开,波涛汹涌的大海瞬间变得风平浪静。Bucky甚至有一种轻柔的海风吹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三年了,我才来看你。你知道我一直讨厌衣冠冢,我总觉得这里面不是真正的你,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我的话。”Bucky仔细的听着Steve的话,左胸的位置闷闷的。

“又下雪了,是不是你在找我?”

Bucky按住了胸口,沉闷的感觉已经变成了钝痛,而且有向左臂蔓延的趋势。

只是瞬间钝痛就变成了刺痛,疼痛铺天盖地的袭来,他猛地弯下腰,想要捂住剧烈疼痛的左臂,但左臂的位置空空如也,Bucky吃惊的看过去,左侧的身子空荡荡的。

他听到Steve说,

“我很想你,Bucky。”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