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CM同人】橡木15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不凋零的爱(2)

Adair深刻理解什么叫做“最毒妇人心”的时候,自己的情况不太好,被一个女人迷晕了吊起来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但是现在他比较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成为那些花的养料。

Kate Colin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Adair只能希望同伴们在她回来之前发现这件事情的真相。

旁边几个一人高的木桶里面冒出来的血腥味让Adair反胃的想吐,他亲眼看见那个女人在里面用喷壶灌了一壶的血然后喜滋滋的去浇玫瑰花,深情的好像在喂自己的男人喝水。想到这里Adair更想吐了。

正思考着,Kate揪着一个女孩儿的头发,恶狠狠的把她扔进了这个像仓库的屋子里。女孩儿奋力的挣扎着,却没有任何办法。

“嘿,我最亲爱的探员先生,”Kate冲着Adair说,“一会儿把这个女人送给我弟弟之后,就轮到你了。Kevin复活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你是大英雄的。”

Adair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这个女人已经疯了,说什么都没用了。

复活?你以为你家那位是耶稣啊。他暗暗地想。

Kate Colin离开之后,Adair转了转脑袋,这让他更晕了。

“你叫什么?亲爱的?”他尽量用柔和的语气和她说话。

女孩儿使劲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回答Adair。“Selina Gomez。。”

“哇哦,和那个大明星同样的名字啊。”Adair惊呼,然后补充到。“我觉得你比她好看。”

女孩儿脸上的恐惧褪去了不少,她好奇的看着Adair,往他的方向挪了挪。

“刚刚那个疯子叫你探员,你是最近来这里调查那些女孩儿死亡的FBI吗?”她问。

Adair点头,冲着Selina微笑。“你看了JJ的新闻发布会。”

“嗯,她在警告近期年轻女性不要出门,可是我爸妈从华盛顿飞过来看我,我打算去机场接他们的。他们一定担心死了。”说到这Selina呜呜的哭了起来。

“别担心,亲爱的。我的同事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一群人,他们一定能从这里把我们救出去的。所以,不要哭。”Adair安慰到。抓紧时间用之前藏在袖子里的刀片划着绳子。

真庆幸小时候养成了这个在身上藏刀片的习惯。

等到Adair成功着陆的时候他的手腕早已是鲜血淋漓,但他没有在意。

“嘿,Selina,你能站起来吗?”Adair把她扶了起来。

Selina金色的头发上也染上了斑斑血迹,她看到了Adair手上的血。

“你流血了!”她惊呼。

Adair冲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拉着她向门口走去。一个巨大的卷帘门,被人从外面锁住。根本不可能出的去。

Adair用衬衫的袖子抹了一把手腕的血,Selina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上面的天窗。

Adair目测了一下天窗的高度,失望的发现就算是Selina站在自己的肩膀上还是够不到。

“该死!没事干把天窗修的那么高。”他低低的咒骂着。

环顾了一圈四周Adair把旁边盛着鲜血的木桶搬了过去,双脚踩到木桶的边缘上。

“姑娘,踩到我的肩膀上,先把你送出去。”

selina使劲的摇头,“不行,这个桶根本就站不住。”

门口传来阵阵狗的叫声,Adair侧耳听了一下,应该是大型犬。

“快!那个女人我不怕,但我可对付不了一群狗。”

狗叫声越来越近,Selina无奈的提起裙摆,在Adair的帮助下往上爬。

“放轻松,我不会抬头看你的裙底的。”

selina用脚跟轻轻踢了踢他的胸膛。

“比起被狗咬我还是选择被你看裙底,反正我穿了安全裤。”

天窗卡的有些紧,selina用了很大的力气摇晃着它,Adair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保持平衡。

selina好不容易打开天窗的时候,Adair也快要没劲儿了。他用尽所有的力气拖了selina一把,脚一滑自己却倒了下去。

卷帘门哗啦哗啦响起来的声音、selina的尖叫声、和Adair撞击鲜血的声音同时响起。

希望鲜血浴真的能保持容颜美丽。①

跌进木桶的Adair的最后一个想法。

Morgan举着枪冲进来看到的第一幕就是满地的鲜血和那个浑身是血正从倒地的木桶里爬出来的人。

“Adair!!!!”

跟在Hotch身后的Reid听到了Morgan满含惊慌的喊声。他刷的白了脸色,越过Hotch冲了进去。

Adair正跪在地上吐着刚刚呛到的鲜血,浓厚的血腥味儿让他连带着把中午吃的面条都吐了出来。

场面一度非常恶心。

Reid好像看不到一样,快速的冲到了Adair的身边,然后手足无措的看着满身鲜血的Adair。

“他没事儿。”Morgan拍了拍Reid的肩膀,刚刚Adair的样子着实吓了他一大跳,但随即他就分析出了真相。

Reid满脸不相信的看着Morgan,苍白着脸色跟身后的Hotch说。

“快叫救护车啊!他出了好多血!”

Adair努力站起来握住了Reid的手,感受到他的颤抖,更紧的握了握。

“Spencer,这些血都不是我的,除了这里的!”他扬了扬手腕,冲Reid扮可怜。可惜脸完全都被血糊了起来。

他转头想要拍Morgan的肩膀,被嫌弃的躲开,Adair指了指Selina。

“美女姑娘就交给你了哦。”

然后被Morgan轻轻的踹了一脚。

回到警局,Adair不出意外的又被嘲笑了一顿,Morgan说,他没有死于犯罪分子,却差点儿被自己淹死。对此,Adair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只能看着大家揶揄的笑作一团。

谁知道BAU竟然还有警犬?

最后是Hotch帮他解了围。

“别闹了,大家收拾一下东西准备上飞机吧。”

Adair追了过去。

“Hotch,我们不需要审问Kate Colin 吗?”他问。

Hotch把手里的文件夹递过去。

“我们在她花圃里、仓库里发现的哪些证据已经完完全全可以定罪,审问可以由当地警局进行。不过,刚刚她已经交代了,她想杀你的原因是,她觉得你是Kevin的克隆品,冒牌货没必要活在世界上。这是原话,你可以问Gideon。”

Adair看着Hotch离开, 哭笑不得。

“人生中第一次被当做克隆品的感觉怎么样?”Emily大大咧咧的把手搭在了Adair的肩膀上。Adair怀疑她到底穿了多少厘米的高跟鞋。当然,他可不敢这么问出口。

“Adair Brown从来都不是任何人的克隆品,他是独一无二的。”Adair最后选择这么说,因为非常之中二,很带感。

很明显,Emily没想到一个人可以这么自恋,Adair在她的开玩笑的嘲笑声中跑进了茶水间。

Reid正靠在咖啡机上慢慢的喝着一杯咖啡,Adair很好奇他是怎么把那么难喝的速溶喝额好像是猫屎咖啡一样珍贵。虽然他觉得猫屎咖啡也巨难喝,光听名字就很难喝。

“Spencer,Hotch通知我们收拾行李。我们要回去了。”

Reid的脸色依旧不怎么好,即使咖啡的热气也没有将之熏红一点点。他刚刚真的被吓到了,这个男人刚刚就那么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想到这儿,Reid又抬头看了一眼Adair。

幸好,幸好。他还在这儿。

“Spencer,收拾行李什么的,要靠你了。”说着Adair扬了扬缠着绷带的双手。

Reid乖巧的点头,Adair揉了揉他的头发,小博士在担心自己啊。

其实不光光是Reid,Adair也感受到了其他人的担心,就连Hotch都是再三确认自己没受什么伤才离开。

被人担心的感觉,真挺好。

Adair坐在酒店的床上,看着Reid仔仔细细的帮自己的好几套西装小心翼翼的装进行李箱,Adair突然有一种新婚妻子为丈夫整理出差行李的感觉。他使劲摇了摇脑袋,把那些荒谬的想法晃出脑海。

这是对Reid的不尊重,Spencer Reid值得最好的伴侣。他那么好。

想到这儿,Adair忍不住开口问。

“Spencer,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Reid叠西装的手顿了一下,看了一眼Adair,疑惑他突如其来的问题。

Adair摊了摊手,“我就是随便问问。”

“唔,之前有喜欢过JJ。”说到这儿Reid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看到Adair并没有什么嘲笑的意思,才继续说。“Morgan说,我是容易被金色头发的女孩儿吸引。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出这个结论的。”

Adair想象了一下一个金发的美丽女人站在Reid面前的样子,明明是很般配的场面,但不知道为什么Adair总觉得不太舒服。

他把这种不舒服归类成好朋友要被抢走的感觉。

不得不说,有时候,人类的自我感觉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


Báthory Erzsébet(1560年8月7日-1614年8月21日)巴托里伯爵夫人来自于著名的巴托里家族,是历史上杀人数量最多的女性连环杀手,被冠名为“血腥伯爵夫人”、“德古拉伯爵夫人”、“恰赫季斯血腥夫人”等称号。她相信人的血液能使她保持年轻。

写在后面,不凋零的爱来自于我一个认识的姐姐,我很小的时候,她的弟弟车祸去世了,所以她把弟弟养的花当成了弟弟养,有点儿吓人,所以印象深刻。

下一章大概就是拉斐尔了,但绝对不会有太多描写,我要把Adair派出去,大概周五更新。哎,考研课让人心痛。

评论 ( 6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