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CM同人】橡木(35)

原创男主 cp Reid,不涉及新人物,背景为第五季之前。基本不涉及原剧情

前文;【首章】【上一章】【下一章】

 

避雷:本章逻辑混乱,很多地方我觉得都很牵强,希望大家多包涵。 

 

组装(02)

 

跟着一个实习警员到达位于地下的法医室,Adair深吸口气才低头看向被平放在解剖台上的尸体,倒不是因为会吐出来,只是每次见到太过惨烈的画面时,他总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来自心理上的恶心感。

很明显,Spencer和名叫Lucas的法医就没有这种感觉,后者甚至端着一碗泡面站在一旁吃着。空旷的法医室把他吸面条的声音放大了几倍,透着一股毛骨悚然的味道。

“你们来的还真是时候”Lucas吃完最后一口面条,把碗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把一个牛皮纸的文件夹递到Reid手里“肢体的五名死者的身份已经确认了,这是他们的身份信息。”

“哦!”Adair长舒口气,他最讨厌调查受害者身份了。“感谢日益精进的DNA技术。”

“不是哦”Lucas打断他的话,“这些信息都是学生们在学校的论坛上提供的,我们只是稍微核实了一下而已。”

“论坛?”Adair 和Reid同时发出疑问。

“尸体是学生发现的。等到警方赶到的时候,各种图片都已经在网上传遍了。还好这帮小子们更喜欢校园内的论坛,而不是什么Instagram。即使这样,也造成了很严重的社会影响,所以才叫你们来帮助我们尽快破案的。”

说着,Lucas摆弄了几下电脑,把屏幕界面转向他们。

位于首页第一条加粗的大字就这么明晃晃的撞进两人的眼睛里。

 

求助!!!有没有人知道刚刚出现在学校里的男人都是谁??在线等!!!

 

 #1 楼主

如题,有没有人知道十五分钟前出现在学校里的男人是谁?好**帅啊!

 

#2 楼主

抱歉,莫名爆粗口了。一时没控制住。

 

#3 Mendes 是老娘的人

我也看见了!!特别帅!!!但是我更喜欢那个黑人小哥,那肌肉!!!那身材!!ԅ(¯﹃¯ԅ)

 

#4  托马斯小火车

你们这些看脸的女人们,真是没救了。能不能给我们这些长相平凡的人些机会??不过真的好帅,如果单独和西装白人小哥被困在孤岛上,我最多只能当14天的直男。

 

#5 今天也在等待SW兄弟来抓我

楼上厉害了!!

 

#6 寻找白马王子

都有不好看的地方,找个完美的男人怎么就这么难呢?

 

#7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炮

楼上有病鉴定完毕,明明都那么好看了。提名棕色卷发小哥最好看,萌的想抱进怀里狠狠蹂躏····

 

 

Adair砰的一声合上电脑,抬头瞪了一眼旁边的正在吃棒棒糖的Lucas。

“学生们还真是···有活力···”Reid结巴的说,把Adair拽到身侧,阻止他继续瞪别人。

Lucas诧异的打开电脑看了一眼,止不住的咳嗽起来,棒棒糖也从嘴里滑落,掉在地上。“抱歉抱歉,五分钟前论坛的第一条还是分析被害人信息的帖子。总而言之他们就根据发现尸体学生拍下的照片,推测出了这些人都是谁。”

Adair点点头,拒绝再看那个论坛一下,谁敢蹂躏我的Spencer??

 

“身体部分属于三年级的Marcus Sand ,在校园论坛上连续两年被评为“最美丽的面孔””Reid按下手里的遥控器,一个长相精致的男孩子的照片出现在墙壁上。真的是很好看的一张脸,即使是Emily和JJ也不得不自愧不如。

“这样的长相应该会受欺负吧。”Rossi缓缓开口,得到了Hotch的同意。总有些孩子会因为嫉妒或其他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且欺负别人。

“左上肢是来自纽约的Quill,据说是学校某个比较大的黑帮的成员。”

“右上肢是美籍华人,David Han,数学天才。”看着照片上笑的灿烂的黑发男孩,Reid轻叹了口气,Adair轻抚他的脊背。照片换到下一张,另一个肤色稍深男孩的照片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右下肢的部分来自他,Ben Bryan,学校里的足球队的队长。据他的队员说,他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参加训练,队里的人都以为他陪女朋友逛街去了。左下肢的白人男性是Leo Zach,拉丁舞队里最抢手的舞者,所有的女孩都希望和他成为舞伴。”

“内脏的来源呢?”Hotch问到。

“根据最近DNA的对比,法医已经确定了其中两个受害者的身份,都是女孩,两个学校拉拉队的。肝脏的来源正在排查。”

“女孩?”Rossi下意识的摸着下巴,陷入沉思。“四肢和身体都是男人,内脏却用了女人,这有什么意义在吗?”

Morgan站起来,从Reid手中拿过投影仪的遥控器,把照片调回第一张。逐张往后翻。“美丽、健壮、聪明、矫健、灵活,他们五个人都是某一方面是领先者,这样的组合只是巧合吗?”

对于Morgan提出的问题,即使不用询问,答案也一定是否定的。从大学开始学习心理学之后,巧合就从他们的脑海中消失了。

世上的所有的巧合都有造成它发成的必然性。

“也许这就是不明疑犯的目的”Reid突然说,“他将这几人的身体组合在一起,是为了让这些特质组合在一起,这说明他是个完美主义者,他要创造一个最完美的躯体。”

“那几个女性又是为了什么呢?”Rossi提出问题,“她们身上有什么特质被不明疑犯看上了?”

 “第三个女性的身份查出来了”法医Lucas晃晃荡荡的走进来,Adair注意到他嘴里又换了一根棒棒糖。“这次不是学生了,是医学系的老师,叫Kristin。四十多岁,很受欢迎。”

“我有一个想法”Emily突然举手,“有没有可能不明疑犯需要的是健壮的男性躯壳来承载内里女性的柔软?”

Hotch略微沉思了下,示意她继续说。

“很明显,躯壳的五个人都是在某方面顶尖的男人,但内里的三个女性相比之下并没有特别出色的地方。但为什么把他们组装起来呢?我想,会不会是想用躯壳来保护里面的内容。当然这只是一种想法,也许Reid是对的,他想要造就完美的人。”

在Emily说话的时候,Adair拽了把椅子放在Reid身后,把他按在椅子上。走到一旁去打电话,Reid好奇的看了他一会儿,就被Emily的猜想把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Adair很快就打完了电话,他将身体靠在椅背上,手指不自主的抠着椅背上翘起的皮。

“我刚刚让Garcia查了三个女性的资料,没有报案记录,校方也没有任何记录。”Adair深吸口气,继续说“但是这个学校的论坛真的什么都有,Garcia在上面查到,有学生目睹到拉拉队的两个女孩子都曾被其他学生欺负过,打耳光的那种。而另一个学生发帖说,看到女老师身上总带着淤青,他们还在下面探讨是不是因为太过刺激的活动造成的。”

Reid很想问什么叫做“太过刺激的活动”,却被Adair提前按住了肩膀。

“回家跟你解释。”

Morgan拿起法医送来的女老师的资料,翻看着。“那Emily的保护猜想就是正确的。”

“保护?然后杀了她们?这么极端吗?”JJ还是不敢相信。

“很有可能的,也许在不明疑犯的心中,死亡并不是结束,而是解脱。”Reid说。

Hotch站起来,招呼屋外的警察们。

“不明疑犯杀人是为了保护女性,所以她应该也是名女性。而她能杀掉几名健壮的男性说明她可能借助了外力,或者有同伙。”

“她并没选择杀掉施暴者,说明她并不是为了三名女性受害者复仇,她并不憎恨欺凌行为,所以可以排除那些对此表达过反对校园暴力的教师们。”Morgan补充。

“软组织、内脏之类的可以轻而易举的销毁,但股骨和骨盆这些坚硬的骨头,不可能被处理的这么干净。所以,它们在哪里?或者说,这所学校有什么地方出现大量的人类的尸体,还不会被警察发现?”Adair说。

“解剖室!”Reid猛地从椅子上弹起来,靠着椅背的Adair差点摔在地上。

“重点排查能进入解剖室的学生和老师。”Rossi最后总结。

 

Amy刚刚换完白大衣,倒数第二颗扣子怎么都扣不上,她低着头使劲的想让白色的纽扣穿过扣眼。她要稍微快一些,今天老师会给她们小组讲下肢的解剖,但越急就越系不上。

正当她急的出汗时,一双手从身侧伸过来,吓的Amy差点儿原地蹦起来,却在看清来人的样子后,彻底放下心来。

SylviaSelwyn——她的解剖学老师。

“毛毛躁躁的”Selwyn轻松的把扣子套进扣眼中,顺手抚平她衣服上的褶皱“准备要上课了。”

这次的解剖标本很新鲜,剪指甲上墨绿色指甲油还泛着亮丽的颜色,手术刀划下去后甚至都会有新鲜的血液流下来。
Amy在心里偷偷地高兴,这次的运气真的不错,她想。

好心情一直持续到警察破门而入,Amy正举着手术刀分离大隐静脉,一个帅气的警察带着一众警察冲进来,将Selwyn按在解剖台上。台子上的鲜血沾到她脸上,染红了半张脸。

“Sylvia Selwyn,你涉嫌谋杀David Han等八人而被捕。”

Amy已经完全愣在了原地,她知道这个案子,论坛上已经炒的沸沸扬扬了。但怎么可能?

“是不是弄错了!!”她一把拽住后面的棕发男人,焦急的声音都在打颤。

“没错的,我们在解剖室里发现了尸体做成的标本,罐子上都是她的指纹。”他看了眼解剖台上的腿,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另一个穿西装的黑发男人拉走。

Amy不可置信的看着台子上的腿,她突然想起,上次看到kristin教授换衣服时,脚上抹的就是墨绿色的指甲油。


审讯并没有花费很多时间,几乎是一被抓住,Sylvia就认了罪,按照她的说法,她是在保护这些女人,而作为“保护者”的男人们,则都是为了“女权”而做出的必要牺牲,得意的样子仿佛她拯救了世界。有理由相信她甚至认为自己被抓住也是为了她的“女权”做贡献,

Adair几乎要为这神奇的脑回路跪下了,虽然已经见识了许许多多的罪犯,但他还是不自觉地感觉到无力。

相比之下,Rossi就冷静了许多。他甚至拽回了想要上前教训Sylvia的Emily,轻而易举的击碎了Sylvia脸上的得意。

“没什么可得意的,你只是个普通的杀人犯罢了。别提什么女权,你根本不配和这个词绑定在一起。”

“普通的杀人犯???”Sylvia咆哮着,脸部因为瞬间转换的表情而显得狰狞,“我是为了救她们!!!我是伟大的,我可以被记入历史里!!”

“呵···”Rossi发出一声嗤笑,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人。“历史?你疯了吧。有空读读书,看看书里的人都是什么级别的。你···”他挪开目光,“只是个普通的杀人犯。”

说完话,Rossi没有理会她接下来的咆哮,转身离开审讯室,淡定的接受Adair和Morgan的赞扬。

Adair回头看了一眼玻璃里面面目狰狞的女人,微微笑着拉着Reid的手离开房间。

普通的杀人犯,说的也没错。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