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对目标一见钟情怎么办(10)

现代监狱AU,OOC。 

涉及贱虫 慎入

前文:【1】【2】 【3】【4】【5】【6】【7】【8】【9】

10.

全年365天,有364天韦德都坚信着自己是个天才,至于剩下的一天,则是因为他做出什么蠢事让彼得生气,不过在把彼得哄回来的自己依旧是天才。

在半路上韦德就松开了靠在他身上的山姆,任由他一瘸一拐的跟在他们身后,韦德凑到彼得身边,探头看他。在他的小医生看过来的时候,嘴角都快咧到了耳根。“彼得!!!我帅不帅!!!”

跟在身后的山姆深刻怀疑自己是不是上辈子做了太多的错事,所以现在才一直被莫名其妙的喂狗粮。他觉得如果彼得说一句帅,韦德就能原地蹦起来。

一把推开面前的脑袋,彼得加快了步伐。跟在他们身后的狱警一直都死死的盯着山姆,彼得毫不怀疑如果没有梅婶的关系,他们会毫不顾忌的冲上来,把山姆带走。

“我进行治疗的时候,不习惯外人看着。”把山姆和韦德推进医疗室,彼得对身后的狱警咧嘴一笑,砰的一声关上门。

山姆坐上医疗室靠墙的椅子上,离他右边不远挂着白色的帘子,将医务室分成了两个空间,山姆猜测帘子那边放的大概是各种各样的药品。

彼得转头看向山姆,脸上是任何人都能看出来的凝重,山姆心里的不安也随着这份凝重节节攀升,最终在对彼得说话的那一刻到达顶峰,喷薄而出。

“我不小心听到朗姆洛打电话··”彼得边说,边半蹲着把支具套在他的脚上,“大概的意思是有人查到了不该查的东西,你们不能留了。”

“糟了!!!”惊讶中山姆猛地抬腿,在快要踢到彼得的下巴时,被韦德一把按住小腿,山姆发出一声短促地痛呼。

“史蒂夫还在禁闭室!”

“在你左边。”熟悉的声音从帘子后面传来,山姆脸上的焦急还没来得及褪去,帘子就被缓缓拉起,他首先看到的是拉着帘子的巴基,他左臂上的纱布白的刺眼,他迅速转开视线,落在巴基身后床上躺着的人。

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整体还是很好。

“谢天谢地,你们两个没事。”山姆重新靠到椅背上,放松了许多。

虽然不想承认,只要史蒂夫在,他就有一种什么事情都可以过去的预感,这大概就是女孩子常说的“安全感”吧。他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不想承认他一个大男人因为另一个男人有了安全感这种奇怪的东西。

“也别太放松。”虽然不想泼冷水,但彼得不得不说,“你们现在应该担心的是,该怎么从这个鬼地方的跑出去。”

“对不起”史蒂夫对彼得说,“把你也牵扯了进来。”

彼得摆了摆手,表示毫不在意,他不满这所监狱已经很久了,最重要的是巴基是他的朋友,而巴基现在看着史蒂夫的眼神,绝对会为了他做出疯狂的事情。

“你们是要越狱吗?”韦德突然出声,因为离彼得实在太近,他清晰的看到彼得的身体猛的抖了一下,然后转头踩向他的脚。他没像平时一样抱着脚装可怜,而是一脸正经的看着史蒂夫。

“那我们就可以从这里走。”他指向天花板上的天窗,其他人随着韦德手指的方向向上看去,那是一扇很小的窗户,至少史蒂夫觉得以他肩膀的宽度绝对是过不去的。

看穿了他们的担心,韦德继续说。

“不是什么好材质,一把螺丝刀就能拧下来。”

“你怎么知道的?”几十秒的沉默后,彼得问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呀!!!”韦德突然往前蹦了几步,双手捧脸娇羞的看着彼得,“我没说过我是这所监狱重建时的设计师吗?”

面对彼得不可置信的表情,他又凑近了些,趁着彼得没反应过来的瞬间,用鼻尖迅速擦过他的侧脸,带起一条红晕。

“建筑设计师?”史蒂夫诧异的从床上站起来,被巴基一把扶住,“可是你的罪名是故意杀人!”

听到史蒂夫准确无误的说出了他的罪名,韦德把视线从彼得身上转移到他身上,发出一声嗤笑。

“那你倒不如问一问新兵教官是怎么被安上的间谍罪,还有武器设计师怎么有机会靠近国防部长,还暗杀未遂。或者···”他似笑非笑的看向一直扶着史蒂夫的巴基身上,“或者小巴基明明是奉上级命令收缴销毁俄罗斯的一批武器,到最后又为什么变成了走私军火?”

史蒂夫刷的看向巴基,后者没有看他,而是默默低着头,只是扶着他胳膊的手越来越用力。

“都是真的?”史蒂夫问,声音略微颤抖着。“你们都是被冤枉的?”

巴基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还有禁闭室的布鲁斯,我们之所以还活着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手里握着他们还没得到的信息。”

即使隔得很远,山姆依旧听见了史蒂夫的磨牙声,他颓然的看向天花板,苦涩的笑容满满浮现在脸上。

“所以到底走不走,现在是个好机会。”韦德指了指门口,“不知道你们外面的朋友到底查到了什么,他们可是着急灭口呢。”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砰砰的敲门声。“帕克医生!快到点名的时间了!”

彼得快步走过去,大吼道。

“催命吗?我的工作是治疗病人,让朗姆洛等着!不服气让他去找监狱长。”

再次摔上门,彼得气呼呼的往回走,愤怒充斥在胸膛里,随时都会喷薄而出。他本以为他想象的已经是最大的黑暗了,但没想到真相远比想象中的更加黑暗,仿若被遮住双眼,蒙住耳朵,捂住嘴巴,看不见,听不到甚至发不出一点点的声音。

“现在不可以”史蒂夫攥住巴基的右手,微微用力,“克林特、班纳博士还有埃里克还在里面,不能把他们丢在这里。”

在史蒂夫说话时,韦德的嘴角不可见的翘起,被彼得敏锐的捕捉到。

“说吧,是不是还有别的方法。”他推了一把韦德。

“啊!”韦德突然拍了额头一下,仿佛刚刚想起一般。“差点儿忘了说,这上面的天窗在改建的时候安了电网和警报系统,不能从这走。不过没关系,我还有另一条路,埃里克牢房洗手池后面的暗道可以通到禁闭室,如果能冒着皮肤被烧焦的风险,就能从禁闭室下面的散热系统出去。不过小心脸被烧焦了,没人要了哦。”

史蒂夫的嘴角抑制不住的抽搐,他毫不怀疑如果他刚刚决定从天窗走,就不仅仅是被烧焦的危险了。

“那就今晚。”彼得说,“我让梅婶今晚过来视察,这样朗姆洛今天就不敢动手。今晚你们就按照韦德的路线走。”

“首先说,我不走。”韦德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往后退了几步。

“你疯了吗??”彼得一把把他拽回原位,“他们一旦成功越狱,傻子都知道是你提供的路线,你想死在这里吗?”

韦德略微低头,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遇,彼得呆在原地,这是他第一次在韦德眼睛里看到那么浓重的深情,他一直以为韦德说的“爱”只是无聊的消遣,直到现在他才真实的感受到这份“无聊的消遣”里到底包含了多少真心。

“走了,就看不到你了。”

彼得眼眶瞬间就红了,他仓皇的低下头,掩饰着。他咳嗽了一下,努力让声音恶狠狠的。

“别想了,我是不会和一个监狱里的犯人谈恋爱的!我以后要移民到墨西哥嫁给建筑师。”

带着小小哭腔的声音在韦德耳边炸响,他愣愣的看着彼得的头顶,那里的一缕头发正直愣愣的翘着,他伸手把它按下去,在松手的刹那再次弹起。倔强的和主人一个样子。

“好啊。”韦德低头亲吻彼得的头顶,“无论是墨西哥鸡肉卷还是哥的鸡肉卷都很好吃,一定会让你满足的。”

“啊啊啊啊!!别打脸!!”

一边的三人无奈的捂住眼睛,活该。

“埃里克会同意吗?”山姆提出最重要的问题,“既然他已经挖好了密道那么长时间都没有逃走,这次怎么会同意我们用?”

“他会同意的。”巴基冷笑,“不同意就直接打晕。”

史蒂夫一脸宠溺的看着巴基,就喜欢这种毫不做作的巴基。

山姆无奈的看着队长,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正直刚毅的队长了。

 

看着罗杰斯和威尔逊缓缓靠近,朗姆洛假笑着迎上去。

“还以为你们严重到要在医务室住了呢,看上去没什么大问题嘛。”

“谢谢关心,没什么大问题。下午是家属探视时间嘛,再严重也想看看家人啊。咳咳咳···”说着,他还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

等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转角,朗姆洛缓缓收起脸上的假笑,对旁边的手下说。

“下午家属探视的时候,让乔治制造些骚乱,而这两个人不幸在骚乱中丧生。”

话音刚落,阿贾克斯从远处走过来,在看到朗姆洛后发出一声冷哼。

“朗姆洛,监狱长刚刚通知,州长下午要来视察,要看好犯人不要发生什么影响监狱稳定的事情。”

朗姆洛往边上恶狠狠的吐了口吐沫。

阿贾克斯往边上闪了闪,嫌恶的看着朗姆洛。

“你怎么那么没有公德心呢?小孩子都知道不能随地大小便。”说完用谴责的眼神看着他,缓缓离开。

“随地大小便”的朗姆洛十分想踹死他。

 

TBC

评论 ( 3 )
热度 ( 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