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对目标一见钟情怎么办(07)

现代监狱AU,OOC。 

前文:【1】【2】 【3】【4】【5】【6】


07

史蒂夫一直坚信自己所守护的美国拥有着全世界最公平的法律,每个人都能在这里得到正义,获得所期盼的自由,也正是因为这份坚信,他才能十几年毫无怨言的守护着国家,守护着这来之不易的自由。

为此,他愿意放弃一切。这一点上他和裴多菲的观点不谋而合。

但现在,他的坚信因为一个名字而轰然倒塌。

布鲁斯班纳。

原来,还有人为了权力和利益剥夺了别人的自由,甚至连眼睛咋都没眨一下。

 

“布鲁斯,最近怎么样?”

巴基凑近下水道口,轻声和布鲁斯打招呼,声音穿过史蒂夫所在隔间变得更加悠长和绵软。史蒂夫全身都趴在了地上,生怕错过了两人的交谈。布鲁斯的回答也变的轻快了许多,语调里带着熟稔的笑意。

“巴基,我以为你已经出去了。”

史蒂夫又把耳朵往下水道口方向挪了挪,屏息等待巴基的回答。

“像咱们这样的,这辈子还有出去的可能吗?”自嘲的回应极轻,却轻而易举的钻进史蒂夫的耳朵里,如同寂静黑夜中突然炸裂的雷。

他知道布鲁斯班纳,准确的说,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名字。十年前他因为对伽马射线的卓越研究而闻名于全世界,成为所有国家都争抢的科学家。史蒂夫到现在还记得博士在拒绝这些邀请时脸上温和的笑。

山姆的侄子曾经成为科学家的梦想就是因为对班纳的崇拜,但这个梦想也因为崇拜对象的意外去世而烟消云散,官方说法是因为实验事故。同为科学家的斯塔克工业CEO就曾在访谈中透露,平生最大的失望就是没能和布鲁斯班纳共同工作。

但现在····

史蒂夫听着本应该在八年前“去世的”科学家沙哑的声音,慢慢蜷缩起身体,用膝盖顶住胸口,努力抵抗着从那里泛起的寒冷和疼痛。

巴基和布鲁斯还在继续交谈,从红骷髅说到朗姆洛、再到阿贾克斯,他们已经将他们骂了个遍,史蒂夫吃惊的发现,印象里温和笑着的科学家仿佛变了个人,暴躁、易怒,仿佛曾经所拥有的理智早就在漫长的监狱生活中而消磨殆尽。他毫不怀疑,如果让他直面这些狱警,他能做出很极端的事情。

史蒂夫略微伸了伸腿,脚尖踢到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响。正在说话的巴基也因为声音而猛地停了下来,史蒂夫又重新缩起来,他已经开始佩服班纳博士强大的意志力了,世界上没几个人能在这么狭小的禁闭室中待如此长的时间还保留着理智,但他做到了,代价仅仅是变得暴躁易怒。

按时到来的冷水再次从天而降,全都浇在史蒂夫身上,一滴都没浪费。

要是人工降雨能像这么准时准点,那非洲就不会因为干旱而死掉那么多人了。

“嘿,史蒂夫,你还好吗?”巴基的声音飘飘荡荡的传过来,打断了他奇怪的思维回路,也奇迹般的缓解了史蒂夫心里和身体上双重的冷意,但紧接着到达的话却带来了比冷水寒冷数十倍的冷意,仿佛来自十二月西伯利亚的寒风一般,把他吹了个透心凉。

巴基说,你这个卧底也太过敬业了吧,禁闭室有什么可体验的?

“卧底???”还没等史蒂夫有所反应,隔壁的布鲁斯就先暴躁了起来,从墙壁上传来的巨大响声,充分体现了他的愤怒。“让他们省省吧,我死都不会把配方交出来的。”

如果是平时,史蒂夫可能还会稍稍好奇一下所谓的“配方”,但现在他的脑海里完全都是被巴基发现的窘迫,混杂这信念坍塌的失落,让他手足无措。

“巴基···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到最后,他只能问出这么个蠢问题。

巴基的回答丝毫不让人意外。

“从见到你的第一眼,你浑身上线就差写着“我是卧底”四个大字了,真是不明白你的上司为什么把这个任务交给你。”

这个问题娜塔莎曾跟皮尔斯提出过,但被瞬间驳回,现在史蒂夫突然间明白了驳回的理由。

皮尔斯一开始就没打算由他套出巴基藏匿军火的地点,他的目的一开始只有一个,把史蒂夫困死在这里。想明白这一点之后,一直以来所有的疑问都能解释的通了。他的目标一直都是自己,而山姆完全是被自己所连累的。

糟了!!!娜塔莎!!!

史蒂夫猛地从地上弹起,头撞上隔间的上壁,发出的声音比刚刚腿踢到门时大了好几倍。

伴随着史蒂夫的痛呼,布鲁斯弱弱的问巴基。

他的脑子不会撞坏吧?

对于这个问题,巴基甚至一秒钟都没有考虑,他飞速的回答。

没关系的,要是能把他脑子里的缝纫机撞停了就好了。

布鲁斯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长时间的牢狱生活和社会彻底脱节了,要不然怎么会完全听不懂巴基在说什么?



娜塔莎从后备箱取出纸箱,用两只手抱在胸前,右腿抬高至头顶轻轻关上后备箱。这个场景经常出现在这条街道上,每当她怀里有需要两只手抱着的物品时,邻居们就能感受到娜塔莎的灵活。

但今天有些不一样,除了邻居们,还有另一个人也感受到了这一点。

在下车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有人一直在看着她,但因为并没有感受到恶意,娜塔莎也就没有理会。直到绕过车和门前的树,她才看清了“偷窥者”的面目。

那是个年轻的孩子,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有着略长的头发和大大的眼睛,此时正含着棒棒糖看着她。不知道是因为光线的问题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娜塔莎总觉的这孩子的发色泛着微微的银色。

男孩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站在原地细细打量着她,娜塔莎也就没有动,任由他打量。几分钟后,她开口问道。

“找到你的答案了吗?”

男孩诧异的抬眼,将视线从她胸前的盒子挪到她的脸上,疑惑的表情充分表明了对于娜塔莎问题的疑惑。

“我想过调查这些···”她举了举手里的盒子,“会引来某些人的注意,但没想到是你这么小的孩子。”

“我不是孩子,我叫皮特罗。”他说,“我已经十七岁了,已经可以承担一些事情了。”

“好吧。”娜塔莎无奈的叹气,“十七岁的皮特罗先生,你来找我是为了承担什么呢?”


多大年纪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才合适?

这个问题娜塔莎从来都没有思考过,从很小时候开始,她都是扛起自己的责任,因为从未有人因为她的年纪小而帮她承担。所以,当面对着昂着胸膛说自己已经不是孩子,可以承担时她的心里泛起酸胀的感觉。那是名为“羡慕”的情绪。

“喂!!阿姨!!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十分钟之后,皮特罗捂住脑袋上的包,坐在娜塔莎对面的椅子上,听话的仿若小学生。

“家里大人呢?”娜塔莎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递给皮特罗一杯橙汁,在看到对方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后心情变好了许多。

我还真是恶趣味,她在心里暗暗吐槽自己。

皮特罗没有理会娜塔莎的问题,而是仰着头看着她。“我知道你的朋友被抓进了监狱,你收集监狱的这些资料,是想劫····”

门铃急促的响了起来,还没等娜塔莎去开门,皮特罗就腾的一声站起来,仓皇的想找地方藏起来,嘴里还念叨着完蛋了。

“皮特罗!!!你给我滚出来!!!”

巨大的咆哮声穿透门板传了进来,成功让皮特罗静止在原地。娜塔莎努力憋住笑,打开了门。

“您好”门外的男人温和的和她打招呼,和刚刚咆哮的人判若两人,“我来找我的学生皮特罗。”

握住男人的手的瞬间,娜塔莎就确定了他说的是真话,食指间由于常年握笔留下的茧子是骗不了人的。

“娜塔莎罗曼诺夫,是个警察。”

“查尔斯泽维尔,学校的老师。”

身后的皮特罗在听到娜塔莎的自我介绍时,就已经开始发抖。她怎么会是个警察???我都做了什么??幸好最重要的事情被查尔斯阻止了没能说出口。

“刚刚那个孩子说了一些话····”没等皮特罗庆幸多久,娜塔莎的话就让他再次瑟瑟发抖,“劫狱是吗?”

皮特罗抖得更厉害了。

“我加入”

查尔斯&皮特罗:啥?风太大我没听清???

TBC



评论 ( 5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