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白与红(01)

现代AU 医生盾X退伍军人冬   涉及其他cp 鹰寡 注意避雷。


【我又不长记性的开新坑了,明明老坑都填不完了,捂脸哭泣。】


01.


史蒂夫讨厌大雨。

作为一名急诊医生,大雨带来的往往都是不好的事情。比如:跌倒、车祸或者掉进没有盖子的下水道····

掉进下水道的概率要远远比其他事故的发生率要高出很多,对此史蒂夫总是为美国下一代的视力问题而感到担忧,毕竟近视是会遗传的。

“罗杰斯医生,连环车祸!”

刚刚为一个从楼梯上滚下来的老人处理完伤口,门口就传来护士的呼唤,他下意识的看了眼走廊里悬挂着的表。

22:34

看来今晚又是不眠夜,我果然讨厌雨天!

把老人嘱托给一旁的护士,史蒂夫迅速往外跑去,新来的实习医生旺达拎着急救箱紧跟在他身后,史蒂夫将急救箱接了过来,加速往救护车的方向跑。知道自己会拖慢速度的旺达并没有拒绝,而是同样加快脚步,努力跟上急速飞奔的史蒂夫。

他们到达的时候,负责疏散和救援的单位还没有到。

因为连环车祸和众多围观人群的缘故,整条大街的交通都已经瘫痪,史蒂夫一行人只能拎着箱子和担架往里跑,围观人群中不时有闪光灯亮起,史蒂夫略带厌恶的看过去,得到的回应却是更加密集的闪光灯。

旺达迅速跑到史蒂夫挨着人群的这一侧,尽可能的帮他挡住这些讨人厌的闪光灯,虽然她知道以她的身高根本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她毫不怀疑如果不是要去救人,史蒂夫绝对会停下来训斥这些人。

其实她也不明白,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变得冷漠了起来,好像去帮忙还不如社交网络上一张现场照片重要。

史蒂夫抓着箱子把手的手紧了紧,雨水顺着已经承载不了更多水分的衣服往下流淌,绕过他手背上的青筋,流到箱子上,最终落在地上。

再往里走去,围观的人群少了许多,闪光灯也消失不见。

一个穿着黑T恤的女士,光着脚跪在水中往一个男人头上缠“纱布”————从她衣服上撕下来的。

史蒂夫匆匆的扫过去,只看到了她被雨水打湿贴在脸侧的红发,如同在暴雨中燃烧的一团火焰。

另一边七八个男人正在一起帮忙抬一辆翻倒的SUV,拯救着车子里面生死不明的驾驶员和乘客。驾驶员很快被拉了出来,他只是头部受到撞击,加上肋骨断了几根,没有危及到生命,担架工迅速将他抬走。史蒂夫则跑向另一辆翻了的车。

“嘿,谁来帮一下忙。”男人的呼喊和几声婴儿的啼哭混杂在一起。

听到呼喊,史蒂夫顺着声音的方向跑去。一个男人正艰难的往外爬,宽广的后背顶着摇摇欲坠的车底盘,左手将一团东西送出来。

那是个襁褓!那是个孩子!

“旺达!!!”史蒂夫大声喊道,接过孩子迅速的看了一眼,确认过孩子没受伤后将他递给身后赶过来的旺达,他则去帮忙抬起压着男人的车。

“谢谢。孩子的爸妈已经没救了,孩子妈妈把孩子死死的护在了身下,我费了不少劲才把他抱出来的。”男人说着,一抹血迹从他的额角流下,淌过他下巴上的凹陷,低落到白色的衬衫上。

衣领上玫瑰的印花缓缓被染成红色,白色和红色的玫瑰花交织在一起,史蒂夫恍惚间似乎闻到了浓郁的花香。

等到男人完全爬出来,史蒂夫惊讶的发现,他左边的袖管是空的。似乎是为了行动方便,空荡荡的袖子被主人塞进裤腰里。

史蒂夫迅速掩饰掉眼里的吃惊,他冲男人微笑,奔赴下一个被救出来的人身边。

消防人员到达之后,救援变得顺畅起来,即使如此,还是有18个人在这场车祸中丢掉了生命,其中就包括那孩子的父母,如果不是那个男人义无反顾的钻进车厢,他将会是第19个。将所有重伤或失去意识的人都安置到救护车上,史蒂夫在关车门时微微停顿了五六秒。

“怎么了?”旺达问。

他微微摇头,收回往外张望的视线,拉上车门。

“没什么。”

也许,只是盛开在别处的玫瑰花,被大雨造成的海市蜃楼将他带到这里的吧。


史蒂夫从没想过还会见到那个男人。

他一直认为雨夜中的相遇已经是他们生命轨迹相交的结束,却没想过,那仅仅只是个开始。

“旺达,你在这里和山姆交接班。我把她送到骨科,然后就可以下班了。”史蒂夫把X线片放到病床上,上面躺着一名独居的老人——她摔倒在楼道里,造成了股骨粗隆骨折。

“苏睿,有工作了。”

刚刚从手术台上下来的苏睿在听到史蒂夫声音的瞬间翻了个白眼,虽然和史蒂夫是朋友,但她还是不想看见他。

史蒂夫也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他无奈的耸耸肩,熟门熟路的把病床推进左侧的房间。

“辛苦了。”出来的时候他拍了拍她的肩膀,“特查拉在哪儿?”

特查拉是苏睿的哥哥,骨科主任。

“在办公室和一个退伍老兵谈话,好像是为了义肢的事情。”苏睿匆匆回答,指挥着护士准备物品。

还没走到特查拉的办公室门口,史蒂夫就看到了他,他站在门口正和背对着史蒂夫的男人说话。

这大概就苏睿说的退伍老兵了吧,史蒂夫想。

空荡荡的左袖、玫瑰印花的白色衬衫、半长的头发、宽阔的后背。

越走进,史蒂夫越觉得熟悉。

男人缓缓转身,史蒂夫耳边又响起了雨滴从天空滑落打击地面的声音。

史蒂夫突然想起偶然间听到旺达和护士谈论小说时说过的一句话——当你遇见那个对的人时,是会响起专属BGM的。

“巴基,下雨了,你带伞了吗?”

特查拉的声音把史蒂夫从“是否遇见真爱”的疑惑中拽了出来,他看向窗外,玻璃上的雨水挡住了他的视线,而上面倒映出来的男人脸上还带着可疑的红晕。

“没关系的,我等一等出租车就好了。”男人回答。

特查拉皱起眉头,凭他的性格,绝对会把车先让给其他人,等到他坐上车一定会是很久之后。

“我可以送他回去。”在史蒂夫反应过来之前,话就已经说了出口。神奇的是,他一点都不为这句没经过大脑的话而感到后悔。

“我可以送他的。”他又重复了一遍。


“可以不用这么麻烦的。”

史蒂夫微笑的把他推进副驾驶,耐心的等待他单手把安全带系上,才发动车子。

“一点儿都不麻烦。”史蒂夫说,“如果要感谢我的话,有空的时候请我喝杯咖啡好了。”

男人缓缓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

“那你把电话号码告诉我吧。”

套路成功的史蒂夫缓缓在心中比了个YEAH!!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

余光看到巴基在手机上准确无误的打上自己的名字,史蒂夫惊讶的开口。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唔···你的照片和名字一直在医院大厅的屏幕上滚动播放啊。史蒂夫罗杰斯,35岁,急诊科副主任医师。”

“这不公平,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史蒂夫抗议到。

“詹姆斯巴恩斯,退伍军人。”他停顿了片刻,继续说到,“目前属于无业人员。”

即使他努力掩饰,但史蒂夫还是听出了语气中的不安和沮丧。压抑住转头的欲望,史蒂夫语气轻快的开口。

“我可以叫你巴基吗?我听到特查拉这么叫你。”

“可以啊。”巴基眯着眼睛笑起来,同意了这个要求。


“所以说,你在35的高龄终于遇到了初恋?”娜塔莎不可置信的看向史蒂夫,“一朵纯洁无瑕的白玫瑰?”

她怎么也没想到时隔三个月,再次见到史蒂夫时,会得到如此劲爆的消息。

克林特憋不住的笑出声,刚刚喝到嘴里的香槟差点儿喷到过来送酒的服务生身上。

“不好意思,娜特的这个比喻真的是一针见血。”

“不是初恋!只是有好感而已。”史蒂夫反驳。

娜塔莎无所谓的耸肩,“无所谓,如果他真的是像你描述的那样 ‘正直、谦逊、纯洁又带着艳丽’的话,你早晚都会沦陷的。”

史蒂夫涨红了脸,他觉得娜塔莎说得对。

“我去趟洗手间。”调侃够了之后娜塔莎缓步离开,克林特的眼神一直追随着她。

史蒂夫受不了的捂住脸。

“哦!你为什么还没有表白?你的眼神都快把娜特吃了。”

被吐槽的克林特连头都没回,摆手示意史蒂夫不要打扰他。

“史蒂夫···”克林特突然转头,“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棕色的半长头发、圆脸、左边的手臂没有了?”

得到史蒂夫确定的答案后,他的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了几下,看向酒吧吧台的位置。

“唔····你确定是白玫瑰?纯洁又带着艳丽?我怎么觉得是朵妖娆又带着诱惑的红玫瑰呢?”

史蒂夫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两个小时前被他送回家的男人此刻正坐在吧台上,举着一杯威士忌缓缓喝着,在回来的娜塔莎路过的时候抛过去一个媚眼。

“巴基?你怎么会在这里?”史蒂夫几乎是跑过去的,“你不是回家了吗?”

“哦!!”巴基认出了史蒂夫,他慵懒的起身,脊背慢慢弓起又舒展开来。史蒂夫不得不承认克林特刚刚的话是对的。

此刻的巴基,妖娆又诱惑。

“罗杰斯医生。”巴基慢慢走近,突然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嘴唇轻触他的颈侧,史蒂夫连动都不敢动。“既然这么有缘,要不要来一次?”

来···来一次???来什么??什么情况????

TBC


评论 ( 8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