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对目标一见钟情怎么办?(01)

现代监狱AU,OOC,慎入

部分设定来自《越狱》,为了JQ推进监狱设定为双人间。嗯,我是为了剧情!!

01.

只要山姆乖乖的,幸运之神就会一直在身后守护着你。

小时候母亲一直在耳边念叨的这句话,直到现在还时不时的出现在山姆的脑海里,在某些艰难的时刻给予他莫大的慰藉,即使他早已过了相信这些哄小孩的话的年纪。

但成年人的社会总是更为残酷,每当发生幸运的事情时,都会有相应数量的不幸降临,甚至有时会更多一些。

现在的山姆就正在为之前的幸运而偿还。

据说,里克斯岛监狱中关押着的某个军火贩子,手中依旧拥有着一批军火,数量多到足以攻陷一些小国,而他这次的任务就是假装犯人套出这批军火藏匿的地点,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暴力。

而不幸中的幸运是,他并不是孤身一人。

 

坐在山姆身边的正是他的顶头上司,同时他也是这次任务的搭档——史蒂夫罗杰斯。这让山姆安心了不少,毕竟史蒂夫一直是以可靠著称。后者正专心致志的看着目标任务少到可怜的资料。

山姆凑到跟前,探头看向他手里的几张纸。

山姆曾经也执行过几次类似的任务,而通过这几次的经验,山姆得出结论:所有目标都长着一张类似的脸———满脸横肉、凶神恶煞。

 “队长,真的没搞错吗?皮尔斯那家伙不会在坑我们吧。”山姆点着照片,犹豫的开口。这不怪山姆感到疑惑,而是因为这次的目标实在和以往的不太一样。

资料右下角的照片上是个好看到过分的青年——他歪戴着帽子,笑的灿烂,看向镜头的眼睛里有一丝惊讶,似乎是因为拍照者突如其来的拍摄而受到惊吓。

怎么看都不像个穷凶极恶的军火贩子。

史蒂夫似乎也有同样的疑问,他往后翻了一页,仔细阅读着上面的文字。但后面的几页纸上寥寥的记载着这个代号为“冬日战士”的男人所犯下的罪行,一条一条,清晰明了。但不知道为何,史蒂夫始终不能将照片上的那张脸和文字中所描绘的男人相对应。

他合上资料,深吸了口气。看向远处,公路的尽头就是这次任务的目的地——纽约里克斯岛监狱。

“准备好了吗?山姆。”

一旁的山姆,努力挺了挺胸膛,铿锵有力的回答。

“好了。”

虽说坚定的回应了史蒂夫,山姆的心还是七上八下的。从走进监狱开始到牢房区的路途上他试图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宽慰自己,比如不习惯被警察压着行走,或者不习惯“抢劫犯”的身份。直到真正迈进牢房区的瞬间,山姆最终还是只能承认,心中的不安源自这座监狱本身。

纽约里克斯岛监狱,几乎全世界的人都对它有所耳闻。

在20世纪90年代它因为暴力事件而臭名昭著:攻击狱友以及警卫、持刀伤人等事情在这里根本就不算是事情。虽然当局已经宣称对这里加强了监管,但真实情况又有谁知道呢?

“队长,你知道进监狱的第一天应该做什么吗?”山姆突然想到之前在推特上看到一条动态,在史蒂夫微微侧耳表示倾听后,他继续说。“找一个块头最大的、最强壮的、看上去最凶狠的狠狠的揍他一顿,这样其他人就不敢欺负你了。”

负责接应和押解他们的狱警在身后发出一声嗤笑,似乎在嘲笑山姆异想天开的建议。

“省省吧,如果这个小白脸能在前三天守住他那粉嫩嫩的菊花而没有生命危险,就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们了。”

史蒂夫花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小白脸”指的是自己,他皱眉看向狱警,眼神里依旧带着一贯的正直和执拗。

在狱警左脸上的伤疤都因为他的瞪视下而轻微颤抖的时候,史蒂夫才缓慢地开口。

“我的菊花不是粉嫩嫩的。”

一旁等待着队长反击的山姆倒抽了口凉气,他想象了无数种队长的反应,正当他考虑队长将他掀翻在地自己应该上前补上四脚还是五脚时,等到了这句惊世骇俗的回答。

“哦~”狱警上下扫视着史蒂夫,目光在他健硕的胸肌和挺翘的臀部停留的时间格外长,“我竟然看走眼了,难道你是个老手?”他并没有等史蒂夫的回答,而是扳起一张脸把史蒂夫推进二楼中间位置的隔间,山姆的隔间位于他的左边。

等到狱警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山姆忍耐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屈服在好奇心之下,他磕磕巴巴开口询问。

“史蒂夫,你···见过···自己的菊花?”

“当然!”史蒂夫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在来之前把它托付给娜塔莎照顾了,开的特别好,黄灿灿的。”

噗····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闷笑,史蒂夫的瞳孔略微放大。一股懊恼窜上脑子,他刚刚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隔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他突然回头,蔚蓝色的眼睛猛地撞上另一双绿眼睛。

“嗨,我吓到你了吗?”男人说,略微离远了些,紧接着对史蒂夫翘起大拇指“你是第一个在“菊花”上嘲笑朗姆洛的。”

史蒂夫的脑子已经完全停止了转动,仅存的理智因为对方低沉磁性的嗓音而飞到未知的角落里。此时此刻,他脑子里产生的唯一念头竟是————应该建议在训练中添加一项“对目标一见钟情的处理方法”的训练

是的,面前的男人就是他这次需要接近的目标————冬日战士。

“你因为什么进来的?”“冬日战士”问,一本书在食指之上飞速旋转着,史蒂夫只看了一眼就认出那是本《小王子》。这让史蒂夫再次怀疑目标资料的真实性,他实在是不能相信喜欢《小王子》的人会造成那么多罪恶。

“嘿!!”略带怒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史蒂夫才意识到对方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抢劫。”史蒂夫回答,因为撒谎右手无意识的抬起轻轻摩挲着后颈,这是他心虚时习惯性的动作。

对方了然的点头,把书扔向上铺,用一个灵巧的姿势翻身上床。

“你可以叫我巴基,室友先生。希望在你之后五年刑期少换室友,毕竟像我这样好说话而且对你的菊花没兴趣的实在少见。”

似乎是为了响应巴基的话,对面的房间突然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史蒂夫往外看去,对面的一个白种男人单手把娇小的室友勒在怀里,另一只手正往栅栏门上挂床单,被勒在怀里的男人细微的挣扎丝毫不能撼动男人舔吻着他脖颈的动作。

似乎是感受到了史蒂夫的视线,男人突然看过来,他的视线和史蒂夫的在空中相遇。

“乔治!”位于他下方隔间的另一个男人喊道,“小心纵欲过度,那个小家伙你还没玩腻啊。”

被称作乔治的男人依旧死死的盯着史蒂夫,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用舌头轻舔上嘴唇。

“最后一次,明天要换换口味了!”

史蒂夫猛地打了个寒战,他突然明白了朗姆洛、山姆以及巴基所说的菊花的含义。

“小心乔治”巴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史蒂夫看过去,他正趴在床上看书,翘起的小腿在空中蹬来蹬去。“他一向喜欢像你这样的美人儿。”

史蒂夫这次真的被气笑了,为了这里名副其实的混乱。

“好啊,那我就让他看看什么叫做得到是要付出代价的。”

巴基看向依旧站在门边的史蒂夫,在感受到他蔚蓝色眼睛下隐藏的危险后感兴趣的扬起眉头,看来之后的日子不会无聊了。

掩藏在眼眸之下的危险也仅仅只持续了几秒钟,原因是史蒂夫反应过来巴基口中的“美人儿”指的是自己。而这一切在巴基的眼中男人的眼神前一秒还是坚定果决的,下一秒就变成了情窦初开的羞涩小姑娘。

“巴··巴基··”小姑娘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说,“我叫史蒂夫。”

现在调换室友还来得及吗?这家伙好像是个人格分裂!!!

巴基十分想提出要求。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2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