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柯王子】基因选择(4)

前文:【1】【2】 【3】

预警:除了基因设定之外和现在没什么区别的“未来剧”,极度OOC。
真正的柯蒂斯一律写作Curtis

04.
事情的发展是瞬息万变的。
处于“风暴”中心的史蒂夫亲身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瞬息万变”,他一手拽住和洛基对峙的Curtis,一手想奋力去拉站在他们对面的巴基,却在即将够到他的衣角时被对方躲开,史蒂夫只能讪讪的收回手,假装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Curtis恨铁不成钢的白了史蒂夫一眼,他对于这个人的心口不一有着最深的感触,站在这里的所有人里大概只有他知道史蒂夫现在有多么难过。
就像飞扬在半空的破塑料袋,被风吹的呼啦呼啦响。
史蒂夫的原话是“旗帜”,但Curtis一直认为塑料袋更合适一些。
“巴基···我···”史蒂夫试图解释,却碍于周围其他人而没法开口“我没有骗你,你相信我。”他最后只能选择这个含混的说法。
“不麻烦了。”洛基把想上前给出回应的好友推回身后,抢先开口,言辞中所带的冰霜几乎能冻伤万物“还没有谁能像你这么明目张胆的欺骗我洛基的朋友,你也不打听打听,我骗人的时候你还在街边玩儿泥巴呢!!”
“呵”
Curtis冷笑,史蒂夫明显感受到随着这声低笑,他身上的温度也随之降了下来,两股冷空气在空中碰撞,夹在中间的史蒂夫几乎快要被冻成冰棍。
“你笑什么?”洛基瞪着Curtis,他的眼睛瞪得大而圆,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几分危险。索尔打了个寒战,他熟悉这种声音,每当洛基用这种声音说话,就代表着他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
“我也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跟···”Curtis略微停顿了一秒,“这么跟柯蒂斯说话,这个世上就没有柯蒂斯埃弗雷特骗不过的人。”
索尔在第一时间冲了上去,和巴基两个人默契的一人一只胳膊,架着洛基往外走,他们有种预感,如果再继续下去这两个人就要大打出手了。
史蒂夫在一旁捂脸,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么麻烦的?
“队长”托尼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正仔细端详着Curtis。
史蒂夫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作为这个小队的领导者,他对每个人的能力都一清二楚,而在这其中托尼斯塔克屡次展现出的聪明和敏锐都会让他心惊。
他会不会发现我的秘密?史蒂夫想。
诡异的是,这个想法带给他的不单单只有恐惧,与之相伴而来的还有如释重负的释然。
一直以来,身份的秘密就像一把悬在头上的大刀,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把他和Curtis的头从脖子上切下,骨碌骨碌的掉在地上,任凭其他人随意处置。
和他的慌张不同,一旁的Curtis冷静的不像话,他任由托尼打量他,甚至有空向坐在远处的山姆打听哪里有烈酒卖。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他再次变成昏昏欲睡的模样,仿佛他根本就不是站在警局里而是躺在他熟悉的沙发中。
“队长···”托尼把视线从Curtis身上挪到史蒂夫身上,再次开口,“你和这个史蒂夫绝对是非常好的朋友,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夸奖你。”
几秒钟之后,史蒂夫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刚刚Curtis说的“没有柯蒂斯骗不过的人”这句话。
对此史蒂夫只能笑着点头,推着Curtis往外走。
“我先把他送回去,一会儿就回来,”
“哎,你下次能不能别这么夸自己了?”走出警局史蒂夫终于忍不住和Curtis说,“别人还以为你在夸我。”
Curtis打了个哈欠,拉着史蒂夫左转,那边有山姆说的酒吧。
“夸你?”Curtis抹了抹眼角因为打哈欠而溢出的生理性泪水,用食指轻推史蒂夫的额头,说“你的脸上就差明晃晃的写着——我是骗子,四个大字了。你只能祈求那个叫托尼的别拆穿你。”
史蒂夫往前迈的腿猛地一停,差点儿绊倒自己。
“你是说,托尼看出来了?”
Curtis没有回头,而是加快了脚步,他已经看到了酒吧的牌子。
“看出来不至于,不过绝对开始怀疑了。”Curtis说,“你的撒谎技巧还不如我表弟。”
“你有表弟?”虽然不合时宜,但史蒂夫最想问的还是这个问题。
Curtis回头,史蒂夫在其中看到了浓烈的鄙视意味。
“没有,所以这就意味着你根本就没有撒谎技巧。”

与此同时,不远处某快餐店内。
“我一定要给那个柯蒂斯教训!!!!还有旁边的那个家伙!!!!”洛基咬牙切齿的说,大口咬了一口索尔递过来的汉堡,然后费力咀嚼着。
果真是气疯了,不然洛基绝对会用一百零八种方式来讽刺索尔所钟爱的汉堡,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丝毫没有注意的就吃掉。
“算了,”巴基劝解到,“是你先讽刺他····他朋友才反击的不是吗?”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两个人,他总觉得史蒂夫和柯蒂斯这两个名字仿佛错位般的被安在这两人身上,无论怎么念,都有一种不搭配的感觉。
“你怎么还是软塌塌的!!!”洛基伸手跨过桌子掐住巴基的脸,往外拉扯“软的跟个包子一样!!”
巴基挥掉洛基的手,揉着自己圆圆的下巴。“都说了多少遍了,这是天生的。”
“我不管!!”洛基坐回去,单手托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我绝对要好好整一下那个柯蒂斯,重案组队长了不起啊!你看他今天的样子明明就是对你有意思···”
坐在一边的索尔只能假装听不见恋人的话,他比较了一下洛基和队长的重要性,在心里默默说,对不起啦!队长,洛基比较重要。
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男人突然起身往外走去。男人身穿黑色的西装,眼圈微微泛着红,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某个人的电话。
“喂,柯蒂斯埃弗雷特的地址不用发给我了。”
挂断电话后,他转头看向巴基,对方正把一块慕斯塞进嘴里,眼角眉梢都是活力。
呵,男人低笑,柯蒂斯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这种有活力的类型。他又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从你开始选择抢夺时,就没有陪在他身边的资格了。
“杰克少爷”等候多时的司机开口询问,“您要去哪里?”
杰克隔着窗户再次看了一眼快餐店里的巴基,缓缓开口。
“回去。”
他已经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踏出酒吧时正是黄昏,西垂的日头已经不再刺眼,而是散发着柔和的光晕。
史蒂夫抬手挡住倾泻下的阳光——那是经过旁边高层楼房玻璃折射而来的,带着独属于现代社会的刺目。
“Curtis,我还要回警局。”史蒂夫说,顺手把对方手里一直拎着的酒瓶子拿过来。
Curtis没有阻止他的动作,反正酒精现在已经失去了对他的作用。
突然之间,Curtis打了个寒颤,他疑惑的搓了搓胳膊环顾四周。
“怎么了?”史蒂夫把酒瓶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没什么。”Curtis回答,再次确认自己依旧没有丝毫醉意之后,略带失落的坐上出租车。
“你晚上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份披萨。”Curtis嘱咐到。
他没有告诉史蒂夫,在刚刚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但有什么关系呢?他早就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可失去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