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这块砖是你掉的吗?(一发完)

现代AU 医生盾X律师冬

避雷:巴基可能大概也许有些矫情,结尾微量EC,注意避雷

脑洞来自于郭德纲先生早年相声《我的大学生活》,里面那两句“同学这块砖是你掉的吗?”以及“同学这个隔离墩是你掉的吗?”承包了我好多年的笑点 。

01.

作为一名医生,史蒂夫罗杰斯一直是其他医生嫉妒的对象。毕竟这世上没有几个人能在30岁的年纪就拥有主任医师的技术。

虽然他可以在手术台上轻松的拯救一个人的生命,但史蒂夫也一直秉持着对生命近乎虔诚的态度。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不要总想着成为一个成功的医生,而是要做一个好人。据说,这句话曾被做成牌匾,挂在他就读过的学校医学部的墙壁上,成为无数医学生的座右铭。

世上总有那种无论毕业多久都会在被其他学生谈起的人,史蒂夫罗杰斯就是其中之一。

“巴基,还记得罗杰斯吗?”娜塔莎漫不经心的摇晃着酒杯,偶尔在其他男人看过来的时候抛过去一个媚眼。

巴基当然记得。

詹姆斯巴恩斯最美好的那几年岁月里,到处都充斥着史蒂夫罗杰斯的身影,在他的心里,他的脑子里,他的梦里。

不过这份情感被巴基深深的埋在了心里最深的角落,在他知道史蒂夫和同年级的佩吉谈恋爱之后。

至今为止,完全知晓巴基这段无疾而终的暗恋的人也就只有娜塔莎。

“怎么突然提起他?”巴基挑了一块形状奇怪的饼干,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

“他出名了”娜塔莎把手机递过来,“最近被评为“全美最帅医生”。”

手机上是个投票的界面,巴基一眼就认出了史蒂夫,可能是因为他的金发太耀眼。照片上的史蒂夫大概是刚刚做完手术,身上还穿着手术服,正弯腰在水池边洗手。金发湿漉漉的垂在脸侧,不知道是因为刚刚洗过还是因为汗水。他只露了半张侧脸,却依旧得到了将近百分之四十的支持。

“一点都没有变,还是这么耀眼。”巴基把手机还给娜塔莎,眯起眼睛把记忆中的那个人和照片对应起来。

娜塔莎重重的把杯子嗑在桌子上,杯底和玻璃的桌面相碰,发出咔的一声。“我朋友在他们医院当护士”娜塔莎目不转睛的盯着巴基,“她说罗杰斯医生目前是单身。”

单身这个词被她加重了读音,即使如此,巴基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似乎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娜塔莎只能无可奈何的瘫在椅子里,下定决心不管了!一天天简直操碎了心!

“洛基明天从西班牙回来”娜塔莎换了个话题,“他快要气炸了,说要和索尔断绝兄弟关系。”

要不是因为嘴里的饼干碎屑还没有咽干净,巴基真想大笑出声。

“算了吧,他都已经说了八百遍这种话了。这次索尔不过是强迫他跟去当法律顾问罢了,还不是怕洛基自己在家无聊。”

娜塔莎想了想每次洛基撂狠话之后的剧情发展,不得不承认巴基是对的。

两人又喝了些酒,话题从洛基转到巴基最近接的案子,又到娜塔莎的追求者们。直到结束,他们都没有再提起史蒂夫,仿佛他真的只是闲得无聊的谈资,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但巴基心知肚明,史蒂夫永远都不无关紧要。

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娜塔莎的那个做护士的朋友来接她,那是个金发的女孩子,年轻的脸上满是明媚,对着巴基笑的时候让巴基轻而易举的想起大学时的娜塔莎,以及年轻的自己。

这让他有些伤感,任谁意识到自己已经老了时都不会有好心情。

巴基没有叫代驾,而是选择沿着马路走回家。

娜塔莎提起史蒂夫着实吓了他一跳,而她透露出的信息更是让他自己本以为毫无波澜的心再次泛起涟漪。

单身。史蒂夫现在是单身。他还以为史蒂夫会和佩吉一直在一起呢。

他又自嘲的一笑,使劲搓着有些发烫的脸。想什么呢?就算不是佩吉,也不会是你,他都不认识你。

这个认知又再次刺痛了他。

02. 

凌晨两点。

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至少巴基的住所所在的街道没有一间房子是开着灯的。

用龟速挪回家,巴基打开灯,让身体瘫在沙发上,决定在这里凑合一晚,他实在没力气再多走一步。

浅浅的睡眠被几声敲门声打断,墙壁上的挂钟明晃晃的显示他只睡了二十分钟,巴基有些生气,他倒要看看谁大半夜敲门。

巴基开门的时候,门口的人似乎正准备离开。听到开门的声音,男人惊喜的回头。

“哦!真是抱歉。”他局促的说,“我是刚搬到对面的邻居,我好像把钥匙锁在了屋里。我看你家的灯还亮着,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借住一晚。”

巴基完全没注意对方说了什么,他的脑子完全成了浆糊。

“史蒂夫?”巴基傻傻的开口。

史蒂夫疑惑的皱眉,仔细端详巴基。

“不好意思,我们认识吗?”

巴基侧身让史蒂夫进来,慌张的解释。“我们是一届的,法律系就在医学系旁边。我记得你的名字好像是史蒂夫……”

史蒂夫点头,冲着巴基伸出手。

“史蒂夫罗杰斯。你可以继续叫我史蒂夫。”

巴基局促的握住,又迅速松开。

“詹姆斯巴恩斯,”他停顿了几秒,“你可以叫我巴基。”

“好的,巴基。”史蒂夫露出大大的笑容。

03. 

巴基喝醉以后会做许多奇怪的梦,有的荒诞到可以拿去拍奇幻电影,有些却真实的仿若现实。

所以从卧室出来看到已经做好早餐的史蒂夫时,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早,巴基。”史蒂夫解下身上的围裙,“没经过你的同意就用了厨房。”

巴基摇头表示不介意,还是恍恍惚惚的。

直到早餐快要结束时,巴基才意识到昨晚的一切并不是梦。史蒂夫真的住在自己家里一夜?而且?他回忆着昨晚两人的对话。

史蒂夫搬到了对面?以后是邻居了?和史蒂夫?

可能是巴基的出神太过明显,史蒂夫伸手递过来一杯牛奶,轻敲桌面把神游的某人带回现实。

“昨晚谢谢你”史蒂夫尴尬的挠头,“我总是不记得带钥匙……”

还没等史蒂夫说完,巴基抢先开口。

“以后你忘记带钥匙可以继续住在我家,我晚上总是在家的。”

意识到自己刚刚到底说了什么之后,巴基涨红了脸,他只能匆忙的拿起牛奶杯,借杯子掩饰内心的慌乱。

史蒂夫看上去很惊讶,他看了巴基几秒钟,缓缓开口。

“好,以后要麻烦你了。”

巴基的脸更红了。

04. 

距离史蒂夫搬到对面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他果然如同他自己说的——总是忘记带钥匙。每当这种时候,史蒂夫都会略带歉意的敲响巴基的门,用晚饭或者早饭作为自己借住的补偿。

而出于某种私心,巴基一直没提醒他可以放一把备用钥匙在自己家里。

谢天谢地,史蒂夫自己也没意识到这个选择,不然多尴尬。

“他绝对是想泡你!”听完巴基的叙述,洛基斩钉截铁的说。“他是个外科医生!外科医生怎么可能那么没脑子?”

巴基又给自己和洛基分别要杯酒,边喝边缓慢的摇头。

“不可能,史蒂夫是直的。”

洛基发出不屑的一声嗤笑,在巴基吃惊的目光下将杯中的就酒一饮而尽。

“他们才不管男女呢,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洛基又招手要了一杯酒,“呵,男人。”

巴基十分想提醒他,他们俩也是男人。

结束的时候,巴基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喝的大醉的洛基拖出酒吧,交给刚刚赶来的索尔。

“他心情不太好”巴基对索尔说,后者正努力把洛基揪住不放的头发解救出来。

“我知道”索尔感激的对巴基说,“我会照顾他的。”

拒绝了索尔送自己回家的好意,巴基像上次一样慢慢走回家。想到洛基的话,他的内心不可抑制的燃起微弱的火苗。

然后瞬间被“史蒂夫是直男”这个事实狠狠熄灭,一点火星都不剩。

直男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另一个男人呢?

还没到家门口,巴基远远的就看到了史蒂夫的身影,他手里拎着白色的塑料袋,孤零零的坐在巴基家门口的台阶上。巴基加快脚步,带着本人都没意识到的高兴迎上去。

“史蒂夫,你怎么会在这儿?又忘记带钥匙了?”

史蒂夫抬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巴基总觉得史蒂夫的眼睛比平时要亮一些。

“朋友从泰国带回来的咖喱,给你尝一尝。”

巴基接过袋子,在史蒂夫想要离开的时候下意识的拽住他外套的后摆,然后在史蒂夫的注视下仓皇的松手。

“我今晚只喝了酒,有些饿。”

咖喱饭很好吃,巴基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咖喱,他觉得自己可能再也不能接受别人做的咖喱饭,即使这个人是他的母亲。

妈妈,对不起。

巴基在心里对远在俄罗斯的母亲道歉。

但事实就是这样,咖喱饭并没有达到美味的境界,只是普通的饭罢了。但因为它是出自史蒂夫之手,就变得美味起来。

“情人眼里出西施”,巴基记得这句中国谚语,看来它同样适用于美国人。

那天吃完饭史蒂夫就回了自己家,巴基从来不擅长挽留,再加上“没带钥匙”这个唯一的理由也不成立,他就更加没法将挽留的话说出口。

05.

娜塔莎戳着他的额头,恨铁不成钢的说。

“你可以编些别的理由啊。比如你怕黑不敢自己睡什么的。”

巴基简直想用手指戳回去,这是什么鬼理由?哪个成年男人会怕黑不敢睡,又不是孩子。

“烂借口。”洛基翘着腿赞成巴基,“我觉的“你家挺远的,就住在这里吧”这句更好一些。”

巴基这回付诸了行动,他戳了下洛基的脑门。“这比娜塔莎的还荒谬好不好!”

洛基猛的蹦起来,冲向巴基按住他挠痒痒,娜塔莎也加入进来,一时间屋子里充斥着三人的大笑声。最终在巴基的求饶声中,其余两人才放过巴基。

娜塔莎重新瘫倒在沙发上,喘息着看着天花板,略带伤感的说。

“只有跟你们在一起时,才感觉自己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而不是人人都怕的“黑寡妇”。”

黑寡妇是圈子里给娜塔莎取得绰号,寓意她在法庭上堪比毒蜘蛛,不留情面。

而她最近接管的案子更是让这个名字众人皆知,乙方的母亲曾坐在法庭门口骂娜塔莎是个毒妇,而原因仅仅是她的儿子因为败诉被判了无期。

巴基和洛基互相对视了一眼,一左一右的坐到娜塔莎旁边。巴基握住她的左手,微微晃了晃。

“别听那个老女人瞎说,她儿子杀了人,付出代价是应该的。”

洛基双手抱在胸前,目光停留在正前方。“黑寡妇怎么了,黑寡妇多霸气。我倒是希望那些人给我取个霸气的名字,巴基这家伙竟然还被称作“冬日战士”,这世上还有没有真理了?”

娜塔莎噗的一声笑出来,拉着巴基站起来。

“你的名字也不错啊,小恶魔!!”在洛基实施报复之前,娜塔莎她急匆匆的拽着巴基往外走,“你们陪我去个地方吧。”

“去哪儿?”巴基问。

“医院。”

 

06.

“所以,你把我们拽过来就是为了陪你看皮肤科?”洛基不可置信的瞪着门上挂着的牌子。

娜塔莎正坐在屋里给医生看自己锁骨位置的疤痕。“当然了,这块疤可让我不能穿比基尼,当然非常重要了。”她低声说了些什么,似乎是在回答医生的问题,紧接着娜塔莎的声音再次从屋内传出来。

“洛基陪着我就可以了,巴基你到处转转吧。比如,神经外科什么的。”

巴基迟疑了片刻,决定去转转,他的确很好奇史蒂夫的工作状态。

神经外科的办公地点位于医院八楼,占据着整整一层楼。巴基一进去就看到了护士站坐着的金发女孩,似乎是叫旺达来着。

“巴基!”旺达首先打招呼,紧接着压低声音。“罗杰斯医生在主任办公室,你可以在门口等等。”

巴基红着脸点头,挪到办公室门前。门没有关好,巴基经过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史蒂夫的背影,穿着白大褂,脊背挺得直直的。

“罗杰斯,去德国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巴基愣在原地,德国?屋里的对话继续透过门缝传出来。

“主任,我还没想好。”

“这可是个好机会,错过就可惜了。那边点名要你呢。”

接下来的话巴基没有继续听下去,他仓皇的逃离医院,甚至没有跟娜塔莎和洛基说再见。

他满脑子都是史蒂夫要走了,要去德国了。他不想让史蒂夫走,但他从来都没有资格这么做,而且···那是个好机会啊!

巴基维持着失魂落魄的样子直到史蒂夫敲响他的家门,他拎着刚刚买的牛排,在看到巴基的样子时,伸手试探他额头的温度。

“你不舒服吗?”史蒂夫把牛排放进厨房的桌子上,关切的看着巴基,“脸色不太好。”

巴基摇头,尽力用最正常的表情看向史蒂夫。

再三确定巴基的身体无碍之后,史蒂夫转战厨房,而巴基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背影。

“巴基,我明天早晨飞德国,九点的飞机。”背对着巴基的史蒂夫没看到那一瞬间他脸上近似于哭泣的表情,等到他端着牛排转过身时,巴基已经恢复了平常的表情。

吃饭的时候,史蒂夫问巴基。“你会用什么方式跟喜欢的人告白?”

巴基手中的叉子从指间滑落,他低着头捡起,用力切割盘子里的牛排。他没有回答史蒂夫的问题,而是回问。

“你当初是怎么跟佩吉告白的?”

史蒂夫停顿了两秒,大笑出声。

“我和佩吉?我们可不是男女朋友,当初佩吉是受不了那些男生的追求,才和我假扮情侣的。”

巴基猛地抬头,瞪着对面依旧带着笑意的男人。假扮?那我这八九年的暗恋到底是为了什么?

史蒂夫只是笑着温和的看着巴基,缓缓开口。

“我喜欢的人,只要向前跨出一小步,那么剩下的路程无论多么艰难,我都会走向他。”史蒂夫站起身越过巴基,走向门口,“可是他是个胆小鬼,永远说不出那句挽留的话。”

直到史蒂夫离开,巴基才抹了把脸,擦掉不知什么时候留下来的眼泪。

史蒂夫说的没错,他真的是个胆小鬼。他害怕的事情太多,他怕误会了史蒂夫的深意,他最怕的因为自己史蒂夫放弃了前途,史蒂夫是喜欢医生这个职业的不是吗?他怕史蒂夫后悔

整整一夜,巴基都在这些“惧怕”中挣扎,直至天亮。

直到路过的卡车的声音才把巴基拽出来,他看向墙壁上的钟表——八点整。巴基猛地从椅子上弹起,跑出家门。

去他妈后悔,如果史蒂夫就这么走了,我才会后悔一辈子。

巴基到达机场时,史蒂夫正在过安检,他正站在台子边一样一样的掏出东西。

巴基远远的就看到了他的身影,留住他!留住他!巴基的内心声嘶力竭的嚎叫着,嘴巴却没有发出声音,他真的不擅长挽留。

面前一个四五岁的男孩拿着一个板砖形状的抱枕从面前经过,巴基脑子一抽,一把抢过来,无视了男孩的嚎啕大哭,转而对着史蒂夫大喊。

“史蒂夫,这块砖是你掉的吗?”

周围的人都在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自己,但巴基根本不在意,而他在意的人看向他,缓缓摇头。随着他的摇头,巴基的心也渐渐沉到了谷底。

“砖不是我的”史蒂夫的声音穿透层层叠叠的人群,到达巴基面前,“拿着砖的那个人是我丢的。”

 

07.

“所以,那次你急匆匆的跑到机场是以为我去了德国就不再回来了?”史蒂夫把咖喱饭放到巴基面前,解下身上的围裙,猝不及防的被巴基拽了一把围裙带子。

“谁知道你去德国只是做个手术!!!”巴基满脸的羞愤,“我都把脸丢到大平洋了,娜塔莎和洛基拿着INS上的视频笑了我整整一个月。”

史蒂夫也很想笑,但他按耐住了这股冲动,安抚性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我很开心,我本来打算从德国回来正式向你告白的,却没想到你给了我这么大个惊喜。”

巴基仰脸看向史蒂夫,眼睛里都是光芒。

“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的我。”

史蒂夫轻轻亲吻巴基的额头。

“高中的时候,有个傻瓜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要求找路过的第一个人搭讪,然后他就傻兮兮的从旁边拿了半块砖,凑到我面前说,同学,这块砖是你掉的吗?就那一瞬间我就喜欢上了这个丝毫不做作的男孩。”

史蒂夫撸了把巴基的头发,在后者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下继续说。

“后来在大学里我终于找到了他,却发现他和一个红发的美女亲密无间,我就想啊,这样的男孩儿怎么会是弯的呢?直到三个月前旺达无意间提起你,我才知道我们俩个都是傻瓜,因为相似的原因,硬生生的错过了将近十年。”

巴基已经完全被史蒂夫的话惊呆了,他傻愣愣的仰头看着史蒂夫,任由他亲吻自己的眉,接着是眼睛,再然后是脸颊,在他的唇将要碰到他的唇时,突然开口。

“所以···我们的定情信物···是块砖??”巴基猛地捂脸,想哭,“洛基这下子更要笑我了!!”

史蒂夫觉得,最该哭的不是我吗?

 

08.

旺达问过娜塔莎一个问题。

你听过的最浪漫的表白是什么?

娜塔莎听到这个问题时大笑出声,似乎想到了什么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笑过之后,她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这块砖是你掉的吗?

后来,娜塔莎才知道旺达这个问题是为了帮助她爸爸追求他的心上人。知道之后,娜塔莎只能自心里祈求旺达爸爸的下场不要太惨。

09. 

据传,某大学知名心理学博士收到了史上最传奇的告白礼物——一车砖。

不仅如此,另一名身穿紫红色西装的男性,站在博士的楼下,用大喇叭喊了十几次“这车砖是你丢的吗?”

然后被某博士拿着砖追打了几乎半个纽约。

 

(完)

评论 ( 20 )
热度 ( 2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