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倒霉蛋的幸运日(一发完)

NYPD队长盾X俄罗斯大学生冬

现代AU OOC 慎入

1

巴基是个倒霉蛋,这体现在很多方面。

比如,拦的出租车总是会被大妈们抢走,再比如,下雨天过马路的时候必定会被路上的积水溅一身,亦或者,手机总是会被偷走。

通常情况下,他只能自认倒霉。

在俄罗斯,没有警察会因为一个手机而大动干戈,更不必说扒手们跟警察私下的交易了。

 

2

也许,倒霉是个人特质,并不会因为地域的改变而改变。

不然,他怎么会在踏上美国国土的第五分钟就把手机丢掉呢?而且这次还连带着行李箱。

果然把证件和所有人的电话号码记在小本本上贴身带着是明智的选择,巴基想,就是可惜了刚买的iPhoneX,那里面的Animoji他还没有玩够。

巴基一直以为自己是喜欢猫的,至少在遇见Animoji之前是这么认为的。直到他遇见了手机里的那只有着棕眼圈的蠢狗,它颠覆了巴基一直以来的自我认知,还是狗狗更好玩一些,虽然还是便便的样子最好笑。

 

 3

在公共电话亭里投下足够数量的硬币,巴基拨通了好友洛基的电话。

他们是在洛基某次“离家出走”的行动中认识的彼此,他帮助巴基抓到了偷手机的小偷,却被巴基当成小偷,于是洛基在马路上海扁了一顿这个“没脑子”的蠢熊。

以上,来自洛基的描述。至于当时的真实战况,除了两人没人知道。但据洛基的哥哥——索尔奥丁森讲,直到回到美国,洛基嘴角和额头还带着青紫的痕迹。

现在,洛基是巴基在美国唯一认识的人。

洛基慵懒的声音从听筒传出来,重重的敲击在巴基的耳膜上。巴基终于明白网上那些姑娘们一直喊的“耳朵怀孕”,到底是什么意思。

“找谁?”洛基接到电话的回应简单明了,带着独属于洛基的独特霸气。巴基总觉得和自己相比,洛基更像俄罗斯人。

“洛基,我到了。”巴基干巴巴的回答,“但我手机又被偷了。”

对面沉默了几秒钟,最终传来一声叹息。即使隔着听筒,巴基也能听出其中蕴藏的无奈。

那能怎么办呢?他也很无奈啊,谁都不想丢手机啊。

“乖乖的在机场等着,我马上去接你。不要瞎跑!!!”洛基嘱咐道。

巴基总觉得“不要瞎跑”这句话蕴含着“你瞎跑就会导致更倒霉的后果”的深层含义,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可能性很高。

果不其然,在关公共电话亭的门时,身上的大衣被突出的钉子挂住,然后因为巴基的硬扯而咧开一道大口子。

倒霉果然是个人特质。

 

4

纽约国际机场,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机场之一,每时每刻都充斥着各种肤色、各种国家的人。他们行色匆匆,拽着行李箱奔赴下一个地点。

而在半个小时之内,也已经有三个巡逻的警务人员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毕竟只有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才会这么坐在台阶上。巴基一一拒绝了他们的好意,听话的坐在原地继续等洛基。

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递过来一个金属的盆儿,是坐在巴基旁边的流浪汉。

他是个黑人,脸上脏兮兮的。

看巴基没有接的意思,他又摇了摇手里的盆儿。

“你需要的,你长得挺好看的。应该有不少女孩子给你钱。”

巴基第一次知道原来这行业也是看脸的。

 

5

在世界各国,北欧的金发人口数量一直是最高的。

金发,巴基见过不少。大部分人头发的颜色都是暗金。

他从未见过如此灿烂的金发,仿若阿波罗下凡,带着太阳的光辉。而“太阳神”正弯腰微笑看着自己。

“你是找不到家了吗?”他用英语问。

沉浸在“金色”中无法自拔的巴基没有回答他的话,男人思考了片刻,换成了德语又问了一遍。

巴基猛地回过神来,主要原因是旁边刚刚送他盆儿的大哥暗戳戳的捅了他一下。

“我没事”巴基回答,用英语,“我在这里等我朋友,他马上会来接我。”

男人弯起眼睛微笑,脸上略微的担忧也一扫而空。他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巴基肩上,按住想要巴基想要拒绝的手。

“纽约这两天温度偏低,你会感冒的。”感受到巴基的妥协,他站起身准备离开。“过几天你可以把衣服寄到NYPD总部,他们会转交给我的。”

巴基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远处一个红头发的美女在叫他。

她叫他“史蒂夫。”

巴基眯起眼睛,看来不总是倒霉的事嘛,艳遇啊艳遇。

就是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弯的。

刚一转头,巴基就看到了旁边大哥略带怒气的脸。他狠狠的把巴基面前的盆儿拽回自己那里,但还是把刚刚某个女人扔进去的二十美金扔回巴基面前,大哥盘腿一屁股坐到地上,低声嘀咕,“骗子!!”

巴基尴尬的挠鼻子,总觉得好像欺骗了大哥的感情。

“抱歉没有跟你说我不是流浪汉。”看到他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之后,巴基继续说,“我的原名太长,你可以叫我巴基,你的名字呢?”

大哥犹豫了几秒,缓慢开口。

“我没名字,你可以叫我“猎鹰”。”

巴基瞪大眼睛,“你们要饭的现在都有代号了?”

“猎鹰”的脸色更黑了。

 

6

之后无论巴基怎么跟“猎鹰”道歉,对方都没有理睬他。巴基只能无聊的揪史蒂夫衣服的下摆,拉链旁边有个小小的商标,已经磨损的看不出原本的字。巴基怎么看怎么像“Soldier”这个单词。

“我决定了!”巴基突然拍手,引得旁边的“猎鹰”看向他。

“我的代号就是“Winter Soldier”,入乡随俗嘛。”

巴基发现“猎鹰”给了他一个快要翻到天上去的白眼。在他黝黑的肤色的衬托下眼白非常明显。

真白啊。巴基感叹。

新晋“冬日战士”詹姆斯 雅科夫尼克拉维奇决定给刚刚的“太阳神史蒂夫”也取个代号,“太阳神”是不行的,他决定给他取个和“冬日战士”相配的名字,比如“夏日长官”什么的。

当因为这件事咨询“猎鹰”的时候,巴基发誓他看到了“猎鹰”抽搐的嘴角。看来“猎鹰”嫉妒这些名字,可以理解,毕竟我们的名字前面都有形容词,而他只有光秃秃的一个单词。

更不必说,无论是“士兵”还是“长官”都还属于人的范畴,而“猎鹰”已经到了禽类,连哺乳动物都不是。

想到这一点,巴基拍打“猎鹰”的肩膀,表示同情。

最终“夏日长官”这个名字还是被“猎鹰”否决掉了,他说,“冬日战士”还可以理解,听着充满着肃杀和冷酷,而且你来自俄罗斯,符合人设,还挺帅的。但“夏日长官”是什么东西?总觉得是在泡桑拿,而且还是贪污腐败的长官在泡桑拿。

虽然不想承认,巴基还是觉得“猎鹰”说的有道理,他把“夏日长官”从小本本上划去,重新思考。

他是美国人,应该取个有美国特色的名字。美国···美国···什么有美国特色?自由女神吗?

对了!!!巴基猛地一拍额头。

美国甜心!!!太合适了!!”

“猎鹰”的嘴角抽搐的更严重了。

 

7

在打完电话的第四十五分钟,洛基出现在了机场里。

他穿着纯黑色的西装,连领带都是黑的,在巴基记忆力只到耳际的头发也已经垂到了肩膀。他站在机场的另一侧四处张望着,寻找巴基的身影。

巴基站起大力挥舞着双臂,呼喊洛基的名字。

“洛基,我在这里!!!”

在跑向那边的前一秒,巴基似乎想起什么。他把披在肩上的外套脱下来,在“猎鹰”略微感激的眼神中,吸了吸鼻子。把自己有一道口子的外套递给他,重新穿上史蒂夫的衣服。

“很冷的,衣服送给你。”

“猎鹰”只能抽搐着嘴角看他渐渐跑远,他脑海里不断过着有什么方法能把这小子扔进哈德孙河,能不引起美俄的国际纠纷。

虽说这么想着,他还是捡起地上的外套裹在身上。

妈的,太冷了。下次让克林特那小子来当装什么流浪汉,我只选假装富二代的卧底任务。

远处的俄罗斯小子突然停下了脚步,山姆注意到,一个男人递给他一个东西,然后迅速离开。

怎么回事?

山姆猛地站起,边往那边追,边费劲的从破破烂烂的衣服最里层往外掏手机。直到他把手机掏出来,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西装男人开着跑车从面前绝尘而去。

“喂,队长。”山姆站在路边哆哆嗦嗦的打电话。“找到了,就是那个你送他衣服的小子。”

对方好像反驳了什么,山姆再次肯定。

“我亲眼见到朗姆洛递给他什么东西,错不了。”

挂掉电话,山姆打了个寒颤,他看了手里依旧拎着的衣服一眼,再次裹到身上。

我这叫做环保。

 

8

纽约NYPD总部

史蒂夫一只脚刚刚迈进办公室,山姆就咋咋呼呼的冲过来。

还没等山姆说话,史蒂夫就抢先一步张口。

“那孩子不可能是爆炸案的凶手。”旁边的娜塔莎点头表示同意史蒂夫的观点,她也不相信那么凶残的爆炸案会是这个绿眼睛大男孩做的。

山姆无奈的摊手。“我也不相信,可是朗姆洛真的给他东西了。FBI的情报也说他们今天会在机场接头。”

史蒂夫依旧表示不相信,并没有别的原因。

那双眼睛,带着明媚的光芒,那样闪烁、那样动人。不可能是属于恐怖分子的眼睛。

“队长”克林特从旁边跑过来,“FBI行动了。”

史蒂夫从椅子上拽起他的枪套,往外跑去。

“你们去配合FBI,我先去找巴基。”

 

9

与此同时。

“你脑子是猪脑子吗?”皮尔斯哐哐拍着桌子,桌上的咖啡有几滴溅了出来,在他白色衬衫上留下暗褐色的痕迹。但他丝毫没有在意,而是继续拍着桌子咆哮。

“谁是谁你都分不清?我说的是说西班牙语的男人!!!你把手机给个俄罗斯人干什么??!!那里面可有重要的信息!!”

朗姆洛没有反驳,这的确是他的错。但他明明听到那小子说了西班牙语,而且·····他看向皮尔斯身后站的这次的合作者——泽莫。

说好的英俊潇洒呢?说好的高大威猛呢?说好的迷人的眼睛呢?

找错人了怎么能怪我呢?

可能是朗姆洛眼神中的控诉实在是太过明显,泽莫选择安抚皮尔斯。

“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将计就计。FBI的那群傻子现在认定了那小子就是我,所以我们只需要在他们之前把手机毁掉,就能把整件案子推到他身上。”在得到皮尔斯的赞成后,泽莫继续说,“NYPD有个叫罗杰斯的,只要他这次不来捣乱,我们就稳赢。”

 

10

“手机找回来了?”洛基端着咖啡问巴基,后者正坐在沙发上对着屏幕扯出各种奇怪的表情。

太蠢了,苹果公司的品位越来越奇怪了。洛基暗自腹诽。

“一个好心的大哥硬塞给我的,没等我拒绝,就消失了。你们美国人真好客。”

洛基实在不想戳破他的幻想,这年头谁会随便把几千美金的手机随便送人?除非那人是蒂姆库克。

不过,也许是巴基倒霉久了开始转运也说不定。

“我先出去一趟,饿了自己叫外卖。”洛基在门口嘱咐着巴基。

巴基背对着他挥了挥手,在洛基离开之后继续玩Animoji,他决定明天就把手机送到警察局之前录一段Animoji发到ins上,对了,还可以把甜心的衣服送去。希望能要到他的电话。

11

虽说已经决定要泡到他的“美国甜心”了,但巴基从未想过自己会和史蒂夫这么快就见面,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他把被子往上拽,盖住肩膀以下的部分,目瞪口呆的看着开着的窗户和随风飘荡的墨绿色窗帘。

“你们美国人都这么开放了吗?罗密欧与朱丽叶不是英国的传统吗?虽然我也很喜欢你,但是能不能一步一步来?”

史蒂夫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他甚至开始庆幸屋子里没有开灯,才能掩盖住他的窘迫。

窗帘再次被风吹起,边缘扫过史蒂夫的脸颊。

“巴基,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史蒂夫说,“在机场朗姆洛给了你什么?”

巴基一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在史蒂夫描述了朗姆洛的长相之后,恍然大悟。

“啊,你是说好心人大叔啊!他给了我手机,不过我可没打算留着啊,打算明天送到警局的。”巴基慌忙的举着手机解释,“还打算要你的手机号来着。”

这句话成功又让史蒂夫红了脸。

史蒂夫伸手想接过巴基手里的手机,在触碰到的前一秒一股突如其来的危机感笼罩下来。他猛地向前扑去,把巴基压在身下,子弹从他背后划过,把对面墙壁上挂着的相框打的稀碎。

“靠!!”巴基大喊,“洛基会杀了我的,那是他妈妈的照片。”

史蒂夫没有理会,他一把拽过巴基往外跑去。

“衣服!!衣服!!”巴基挣扎着拿到床边的T恤,边跟着史蒂夫往外跑边往身上套。“他们是什么人?”穿好衣服之后,巴基问史蒂夫。

“九头蛇。”

“什么?”巴基没听清。

“九头蛇”史蒂夫重复了一遍,“一个跨国恐怖组织,他们最近策划了一起爆炸案,瓦坎达的国王在爆炸中丧生。”

“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要杀我?”巴基不可置信的问。

这次史蒂夫没有回答,而是看了一眼巴基依旧攥在手里的手机。

“妈的!!!”巴基怒吼着,“贪玩害死人啊!”

楼下停着一辆蓝色的哈雷,巴基顾不上赞叹就被史蒂夫拽上了车,沿着主街道疾驰。夜晚的风相较于白天更寒冷了几分,巴基只能把整个身体都藏到史蒂夫的背后。

哈雷猛地转弯,差点儿把巴基甩出去。

“抓紧!”史蒂夫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巴基迅速用双手勒住史蒂夫的腰,感受他腹肌的触感。

枪声和引擎的声音从后方渐渐逼近,史蒂夫又加快了速度。

“嘿,给我把枪吧!”巴基要求。

史蒂夫没有犹豫,用右手把腰间的手枪递给他。“会开吗?”史蒂夫问。

巴基在后座上转身,对准后面车的轮胎,开火。和轮胎被打爆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巴基略带自豪的声音。

“没有俄罗斯男人做不到的事情。”

俄罗斯男人也不是万能的。

他们只有一把枪,很快子弹就用尽了,而杀手还是像不要命一般冲上来。到最后只能靠史蒂夫娴熟的驾驶技巧躲避身后的子弹。巴基已经注意到史蒂夫的小腿被子弹擦过的地方正往外渗血。

该死。都怪我这个倒霉蛋。

“史蒂夫·····”

巴基刚一开口就被前方的人打断了。“别说什么蠢话,我们会没事的。”

史蒂夫似乎有“预言”的超能力,话音刚落,身后就传出交火的声音。巴基往后看去,在机场见过的红发女人坐在副驾驶上挨个击毙那些杀手,而开车的人···巴基瞪大了眼睛···是“猎鹰”?

完蛋了。巴基不合时宜的想,史蒂夫知道自己叫他“美国甜心”了。

哈雷的后轮胎突然爆裂,这个车身在原地剧烈的晃动,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与此同时,轻巧的爆破声从耳边响起,最后一个敌人也被击毙。

“干得好!克林特!”“猎鹰”这么说。

看来克林特是个狙击手。

史蒂夫终于停下了车,仔细端详着巴基,在没看到伤口之后松了口气。长时间神经的紧绷让他原地晃了一下,巴基迅速扶住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山姆尴尬的缩回手。

“你们被包围了!!!举起双手。”FBI带着大波人马姗姗来迟。

巴基翻了个白眼,跟电影里一样,蠢警察永远是最后一个到来。

“詹姆斯雅科夫尼克拉维奇,举起双手。你被控告谋划恐怖袭击以及谋杀案逮捕了!”站在最前方的FBI说着。

巴基翻了个白眼,幅度比之前山姆的那个还要夸张。

“我明明是潜藏进恐怖组织的卧底帮你们拿到决定性证据的!你们这群蠢货!”巴基说,把怀里的手机递给史蒂夫,“亲爱的,这是为了你。”

他亲吻史蒂夫的脸颊。史蒂夫宠溺的揉乱他的棕发。

克林特&娜塔莎:“他们今天真的是第一次见面??”

山姆:应该吧····

FBI:太过分了!!!警察家属去卧底都不说明白?就是为了让我们丢脸是吧!

12

凭借着手机里的信息,很快就抓获了九头蛇的几个成员,其中包括朗姆洛、皮尔斯和泽莫,相信很快九头蛇就会全部浮上水面。

但这已经不是NYPD以及“家属”巴基的事情了。

13

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巴基和史蒂夫看着哈德孙河,巴基缓缓开口。

“山姆一直说,要把我丢进这里。”

史蒂夫失笑,揪着刚刚买的面包喂四周的几只鸽子。“你那次可把山姆气坏了,他到现在还在办公室里抱怨。”

一只鸽子腾空而起,在飞过巴基头顶的时候留下一小片白色的排泄物。

“&¥%¥¥&()*&%##……*”

史蒂夫无奈的扶额,这段时间的相处,足以让史蒂夫了解巴基到底是多么的倒霉。也不知道那些人人都有的运气都去了哪里。

对此,巴基的解释是:

我所有的运气,都被用来遇见你了。

 

(完)

 

 

 

 

 

 

 

 

 

 

评论 ( 18 )
热度 ( 4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