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CM同人】橡木(30)

【上一章】【首章】【下一章】

原创男主 cp Reid,不涉及新人物,背景为第五季之前。基本不涉及原剧情

写在前面:时隔好久好久的更新,不过我没有弃坑。

这个案子写的时候没有过脑子,最后的结尾和大纲里的一点都不一样,请多包涵。我道歉!!


30

人生苦短(3)

第五具尸体看上去很安详,僵硬的脸上甚至还残留的一抹微笑还没得及散去,也将永远不会散去。

痕检组给出的现场照片显示,她的腹部被捅了3刀,流出的鲜血染红了衣服以及她躺着的位置的土地,Adair甚至在地上看到了流出的由肠系膜裹着的小肠。扭曲的小肠已经发黑,随意的搭在女孩的粉红色的行李箱上,周围是也被鲜血浸染的杂物——从打开的行李箱里掉出来的。

惨烈的现场搭配着女人脸上僵硬的笑,格外诡异。

这让众人都很奇怪,Adair举起照片仔细观察她的脸。

根据当地警方的调查,女人叫Amanda,今年21岁,大学在读。

Adair费了很大力气才透过她脸上厚厚的化妆品看到那张年轻的脸——皮肤白皙、眉眼动人。

她本该美丽的脸却被违和的微笑破坏了美感。

是的,她脸上的笑容违和的,微微蹙起的眉峰展示了她的恐惧,虽然这恐惧不像之前几位死者那么明显,但也是存在的。Adair猜微笑是不明疑犯在死者死后亲自摆出来的。

“他在笑。”Adair说。

众人都意识到,Adair说的是“he”而非“she”,他们当然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根据之前的受害者来看,不明疑犯并没有在他们死后摆弄表情的习惯,不仅如此,他还享受她们脸上这恐惧的感觉,但这次他费力在她脸上弄出一个微笑,说明这个微笑代表了他的心情。”Morgan给身旁不解的警长解释。

“他这次的作案很匆忙,好像来不及折磨这些女孩儿来享受恐惧,按道理来讲,这会让他的心情变得糟糕,但好像突然之间发生了什么让他开心的事。”Hotch说。

“无论他的目的是什么,现在都快达到了。”Rossi若有所思的看着女人的脚。

她穿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一只鞋还好好地穿在脚上,但另一只却被扔在不远处,而她光着的脚底并没有粘上任何泥土。

“奇怪。”Rossi嘀咕,“第二个死者少了的鞋被凶手拿走了,但他为什么脱了这个人的鞋却又没有拿走呢?”

JJ从远处跑来,她刚刚和Garcia合作查清了死者最近几天的行程。

“根据死者妈妈的说法,Amanda代表学校去参加最近在海伦娜举办的数学竞赛,比赛结束后她跟家里说想在附近多待几天。”

reid的注意力依旧在她的脚上面,他看着女孩光着的脚趾上鲜艳的红色指甲油,猛地回头跟adair说。

“Adair,死者的行李里有指甲油吗?”

Adair愣了一下,主要是因为Spencer的指示来的太过突然,但也仅仅是数秒,Adair就跑到隔壁的屋子里——所有的物证都被收到了那里。

这还是第一次离女孩子的内衣最近的一次啊。

在把黑色蕾丝内衣翻出来的时候,Adair想,现在的女孩子还真是开放。

Adair翻遍了所有的东西都没发现任何一瓶指甲油的存在,他冲着一直看着他的Spencer微微摇头。

Spencer的眉毛哗的一下舒展开——想明白啦。

“因为他发现了自己更想要的东西。”Reid指着照片上死者的脚,“不明疑犯本想把她的鞋子拿走,但在脱完鞋之后突然看到了他更加想要的东西。”

“你是说,指甲油?”Emily说。

“也就是说,不明疑犯需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拿到需要的东西。”从隔壁溜达回来的Adair说,“他本想选择高跟鞋,但突然发现了指甲油,所以放弃了高跟鞋,因为他已经有一双了。”

Reid再次点头。

其他人也同意这个猜想,它完美解释了各种疑问。

“那么,他需要的是红色的东西。外套、鞋子、头绳还有指甲油。他不会要举行什么祭祀仪式吧。”Morgan说。

见惯了各种奇怪杀人理由的众人表示,并不是没有可能。

“我去图书馆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仪式是需要这些东西的。”Reid说着,急匆匆的拿起外套跑出屋子。

众人对这个安排没有什么异议,要是谁能在书海里找到线索的话,那个人无疑就只能是Reid。

让他们奇怪的是另一件事——Adair这次竟然没有跟着去。

对此,Adair只能无奈的摊手,我到底在树立了什么形象?沉迷美色弃工作不顾吗?

“我去询问一下居民最近有没有奇怪的人在附近出没。”

可能是因为对红色太过敏感,刚一走出警局大门,Adair就注意到不远处一个老人,怀里抱着一个红色的女士外套摇摇晃晃的走着,似乎下一秒就会跌倒。

Adair走上前扶住老人的胳膊。

“谢谢你啊。”老人向他道谢,布满皱纹的脸因为笑容皱在了一起,但Adair从他的五官上还是看出了他曾经的英俊。

人都是会变老的啊。

Adair感叹。

“人老了就不顶用了。”老人也在感叹。

“怎么会?”Adair安慰道,“爷爷的身体好着呢。”

老人笑的更开心了,一只手抱着衣服 ,另一只手拍了怕Adair的胳膊。

“老就是老了,不过能和最爱的人一起变老也是好的,年轻的时候总想,时间还长呢,现在呢,就希望时间再多一些,多陪陪她”老人指着对面的车站,那里站着个穿蓝色外套的老太太,“我太太去接孙女了,让我拿着外套在这等着。”

老人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在老太太回头看他的时候使劲挥着手,好像还是曾经刚刚谈恋爱的小伙子。

Adair的眼眶莫名的有点热,他发现最近一段时间,他的泪点变得越来越低。

可能就像Morgan说的,爱情会让多愁善感。

“这老太婆也是”老人又说,“让我拿着孙女的外套还不是想让我多活一段时间,让我走到她后面。”

说着还紧了紧抱着衣服的手,谈及死亡,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脸上依旧带着宠溺的笑容。

这句话仿佛在Adair的脑海中点燃了一挂炮仗,他抓着老人胳膊的手不禁紧了几分。

“爷爷,为什么红衣服会让人活的长一些?”


Morgan烦躁的摸着头,他正和Emily翻看Garcia传过来的最近几年全国各地发生的有关“红色战利品”的犯罪报告,其中大部分是因为凶手有收集癖的缘故,无聊至极。

“嘿,Morgan”Emily转着椅子凑过来,“这个肿瘤外科的医生因为长时间做手术所以觉得红色是疾病的化身,于是杀了穿着红内衣的老婆,让她长痛不如短痛。”

Morgan目瞪口呆的接过Emily手中的案情报告,照片上的男人笑着,据他的同事说,在医院每当他成功做完手术后,都会是这个表情。

“杀人的理由还真是丰富多样”Morgan说。

就在这时,Reid走了进来。

“怎么样?图书馆里有线索吗?”JJ问。

Reid失望地摇头。

“没有什么古怪的祭祀传统是需要红色物品的,然后我去报刊室翻之前的案子,大部分都是倒收集癖,除了肯塔基州的一个肺癌晚期的男人在同病房的女人自杀后神奇痊愈。不过也没什么关系。”

Emily颓丧的低下头。

“有关系!”Emily猛地抬头看向门口,Adair正扶着一个老人慢慢走进来,他们身后还有一个年轻女孩儿扶着一个老太太,“肯塔基州的自杀案件和这个案子有关系。”

把正在犯罪现场附近调查的Hotch和Rossi叫回来,Adair示意老人可以讲述那段往事了。

老人握了握老太太的手,缓缓开口。

“那是二十年之前的事情了,我儿子得了肺癌晚期,医生说他活不过那个冬天,就在我们都放弃的时候,和他住一个屋子的小姑娘自杀了,那小姑娘才二十出头,漂亮的哦,就爱穿红色的衣服。后来我才知道我儿子喜欢人家姑娘,就偷偷的把她常穿的衣服偷偷藏起来带回家了,也是奇怪从那以后我儿子的病就好了。我们就开玩笑说啊,一定是这些衣服起了作用。”

Adair接着说。

“我刚刚拜托Garcia查了蒙大拿所有人的户籍信息,其中有个叫Peter Smith的是十年前从肯塔基搬过来的,他之前在医院当义工,而且巧合的是,他三个月前被查出了肺癌。”

Hotch带着Morgan、Emily、Rossi以及其他警员去抓Peter,而Adair和Reid把老人送出门。

“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吗?因为相信了别人的一句玩笑话,所以杀了那么多人。”JJ问。

Adair无奈的耸肩,如果是在进入BAU之前别人告诉他,有人会因为这种理由杀人,他绝对不会相信。

但事实证明,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是很有道理的。

Hotch他们并没有在抓捕上浪费很多时间,Peter在警察进去时正发疯的砸着院子里的东西,院子里散落着几件红色衣物。

而对于故意杀人的指控,他也是供认不讳。蜡黄的脸上写满了颓丧,好像最后一根稻草断掉的老鼠。

事实也正是如此,Emily后来询问中得知,男人在得到五件衣服后突然犯病,医生说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淋巴,他终于知道当年的那个人男人痊愈并不是因为死去女孩子的衣物。

“那爷爷的儿子到底是为什么痊愈的?”回到家之后,Reid问。

Adair拿着吹风机给刚刚洗完澡的Reid缓缓吹着头发,任由华顺的发丝在指间穿梭。

“知道爷爷的儿子现在在哪儿吗?”Adair回问。

“不是说去环游世界吗?”

Adair放下吹风机,从后背环抱住Reid,无视他一瞬间僵硬的身体。

“那个女孩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坚持不住了,要是有一天你好了,就替我看那些我没见过的风景。”

感受到Reid的身体逐渐松弛下来,Adair继续说。

“爷爷今天跟我说,生命很短要珍惜和喜欢的人的每分每秒,所以,Spencer你愿意让我珍惜你吗?”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