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落

沉迷盾冬,贱虫,CM。微博:是诗落不是失落

© 诗落 |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猫鼠游戏(06)


前文:【01】【02】【03】【04】【05】 

————先生,巴恩斯先生托我告诉你他要把你的《射雕英雄传》砸掉。

————先生,巴恩斯先生已经把碟片砸掉了。

————先生,巴恩斯先生去了班纳博士的办公室。

————罗杰斯先生,再见。

全程被史蒂夫按住不让说话的托尼咆哮:我的《射雕英雄传》!o(╥﹏╥)o

06

巴基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除了瑞贝卡之外的人产生情感波动。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冷漠的,冷漠到连血液都没有温度。曾经就有人说过冬日战士整个人都是雪做的,连血管里流动的都是尚未完全融化的雪水。

只要一开始就没有喜欢、爱恋这样的感情,也就不会有随之而来的痛苦和悲伤的感受。

他一直认同这个观点,并从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直到此时此刻。

 

查尔斯依旧用双臂支撑着巴基的身躯,防止他彻底瘫倒在地上,同时焦急的看着史蒂夫罗杰斯倒下去的地方,直到看到在旁边的艾瑞克板着脸冲着自己缓慢的摇头之后,蹙紧眉头。

怎么可能?那可是史蒂夫罗杰斯,警界的传奇人物!他相当于很多人的支柱,如果失去了这个支柱……

查尔斯完全不敢想那将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

靠在身上的人突然拼命挣扎起来,查尔斯加大了一些力气,才能勉强按住他。

巴基显然也看到了艾瑞克的表情和动作,查尔斯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如滔天巨浪般的悲伤,随之而来的是同等的愤怒。

查尔斯毫不怀疑,如果刚刚偷袭的人再次出现,巴基绝对会将他碎尸万段,然后再把尸块儿拿去喂狗。

“查尔斯,放开我。”

巴基微微抬眸看向查尔斯,面无表情,就连刚刚在眼睛里闪现的情绪也消失不见,好像刚刚的那些悲伤和恐惧只是查尔斯的幻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查尔斯总觉得巴基的眸色也加深了许多,眼神的温度也随之降了下来。

就像一潭碧绿的湖水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坚冰。

查尔斯松开手,看着巴基慢慢的向前方移动。

 

巴基的脚步很沉重,但每一步迈的都很坚定。他甚至有空看向旁边其他人的表情,在脑海中过滤着可疑的人。

朗姆洛不可能只身一人潜入这里,后面一定有其他人的支援。比如,九头蛇。

这是巴基第一次后悔没有在和皮尔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枪崩掉他那花白的脑袋。

该死的皮尔斯。该死的九头蛇。

巴基一遍又一遍的咒骂着,借此来逃避思考史蒂夫是否还活着。

这个问题的答案让他害怕。

巴基又走近几步,直到他已经可以看到史蒂夫顺着旺达膝盖处垂下来的金发————旺达第一时间跪下身子抱住史蒂夫。

巴基停住了脚步,他突然不敢再往前走,哪怕一步。

他害怕看到史蒂夫已经失去生机的脸。

 

 

“嘿,巴基。”托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旁边,向他招手,“过来这边。”

语气轻快,好像躺在地上的并不是史蒂夫,而是什么不相干的人。

巴基猛的转头看向他,目光中带着隐隐的谴责。

托尼猛的一拍额头,本就极大的眼睛因为惊讶又瞪大了几分。

“Oh My God!山姆不会没告诉你这个吧!!”在巴基惊讶的目光中,托尼把巴基拽到了角落里,在左胸前掏出了一块……猪肉皮?

“研究部班纳博士的新发明,刀子捅进去的感觉和扎真人一样,而且还会飙血。”他随手用旁边的餐刀的刀尖捅了捅猪肉皮,一大颗血珠忽地就冒了出来。“灵感来自于我们俩儿一起看的《射雕英雄传》的护心镜。”

巴基僵硬的转头,看向依旧紧闭双眼躺在旺达腿上的史蒂夫。他的白色衬衫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看不出本来的面目。旺达和娜塔莎正跪在旁边尽力的按压着伤口,呼唤着周围的人叫救护车。

“旺达这小丫头的演技不错嘛,眼泪一直都没停过,可塑之才啊。”托尼依旧喋喋不休的说着,“刚刚我还以为你的演技最棒呢,没想到山姆那个家伙竟然忘记通知你这件事了。啧啧啧,话说,巴基你刚才真的哭了吧。”

巴基瞪了一眼托尼,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会场。

山姆,史蒂夫还有刚才摇头的叫艾瑞克的家伙,咱们一个一个来算账,慢慢来,不着急。

【远处的艾瑞克:怎么突然后背凉凉的?查查会奖励我吧,我可是第一时间摇头告诉他罗杰斯没事了耶。】

 

最近,史蒂夫很急躁。

大部分FBI的同事们都认为他是因为案子的缘故在发愁,甚至有些人已经脑补出了队长每天夜里为了抓捕凶手而苦思冥想的画面。

哦!我们队长实在是太辛苦了,连那头靓丽的金发都掉了许多。

这是许多人的想法,至于他们怎么看出来史蒂夫脱发的就不得而知了。

 

最近,史蒂夫很急躁+疑惑。

他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生发剂,左右摇晃着,瓶子上印着的成龙的脸也在晃来晃去的。

这是他这个礼拜以来收到的第三瓶生发剂了,这不仅让他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到了脱发的年纪。

这东西不应该送给弗瑞吗?

但让他最为焦躁的并不是这件事情,而是——巴基再一次不理他了。

史蒂夫本以为在巴基承认这个名字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会有质的飞跃,却没想到这个飞跃是往后退去的。

就好像在自己躲在房间里解决生理需求马上就要到达顶点时,父母毫无预警的闯入,没痿都不错了。

以上的比喻来源于洛基。

而造成这一切的“父母”,则是最近已经加了5倍训练量的山姆。

除了激增的训练量,山姆还要时刻提防神出鬼没的巴基,前几天他就曾被巴基一脚踹进了泳池了。

除了山姆之外的所有人都觉得他活该,虽然不想承认,山姆也觉得这都是自找的。再加上队长日益愁苦的脸和巴基非常符合他外号的转变,山姆觉得自己快被罪恶感淹没了。

他们俩快和好吧。

这不单单是山姆基于罪恶感的感受,还是神盾小队里所有人的共同期望。

“巴基,这是队长给你的。”

巴基接过娜塔莎递过来的一小块黑布林蛋糕,放在桌子的左半边——那里已经被“队长送来的东西”所堆满,山姆拿来的小鸟的模型———一碰就会咕咕咕的叫;克林特送来了十几块块小甜饼,————在他依依不舍的眼神中,巴基只留下了几块,还有托尼托贾维斯拿过来的一看就非常值钱的手表。

“谢谢,娜塔莎。我很喜欢你送的蛋糕。”

巴基答谢,在“你送的”这几个单词上加强了重音。

娜塔莎无所谓的耸肩,一点都没有被拆穿的尴尬,而是从容的坐在巴基对面的椅子上。

“什么时候有空狠狠揍史蒂夫一顿吧,这样他就没空给大家增加训练量了。”

巴基略微思考了一下,同意了她的建议。两人兴高采烈的讨论了半天各种格斗的技巧,娜塔莎惊喜的发现她可以从巴基身上学到很多。

告别了娜塔莎,巴基收敛了脸上的表情,目不转睛的的盯着散乱的摆放在桌子上的东西。

大家的意思他当然懂,而他也知道自己在迁怒,明明这件事上史蒂夫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是他自己一直沉浸在当时的恐惧中无法自拔。

而只要再一想想那场威胁的真正原因是自己,巴基就更加难以轻易的和史蒂夫平和的交谈。

用洛基的话来说,别扭的像只猫。

【查尔斯:你们也就半斤八两吧。】

朗姆洛。

巴基从抽屉里掏出手机,在键盘上按下几个单词。

屏幕上的蓝光打在巴基的测量上,略微有些诡异。

朗姆洛,今晚九点。

至于地址,两人心知肚明。

看着屏幕上发送成功的提示,巴基把手机重新扔回抽屉里,无视了它撞在抽屉边缘上发出的响声。

巴基用手指推了推旁边的黑色小鸟,听着它发出咕咕的声音。

明天早晨买咖啡的时候给史蒂夫也带一杯吧。

巴基暗自想。

TBC


因为巴基不理自己而陷入悲伤的大盾。

 

 

评论 ( 3 )
热度 ( 53 )